•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阳尊12

    发布时间:2020-11-10 00:01:04   

    第一章 本源阳体

    星空某处,天地一片赤红。

    在那片流动的赤红云海深处,空间被炙热炎流洞穿。

    忽然云海勐的剧烈膨胀,随后又很快收缩,像是一颗复苏的心脏,勐的跳了

    一下。因为这次的异象,无数很久不曾在踏足修真界的大能悉数沖出洞府,目的

    一致的沖向那处天地一片赤红的云海。

    “沒想到竟孕育出了一缕魂。”远隔无数星空,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瞇着眼

    像是能够穿过这无数星空位面看到那片赤红云海。

    老者身旁一个声音响起,同时眉头紧皱:“怕这能够把空间都烧穿的极阳魂

    体沒有肉身可以承载。”

    那名须发皆白的老者听后摇摇头,顺着那人的思路沈思良久才到:“本座也

    想不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产生的这屡极阳之魂一定能够找到自己的成长之路。

    和我们这些后天一步一步修炼上来的不同,这才是天生天养,同时也要被天妒忌,

    也要被天灭之的先天生灵。”

    正如这两个修者所言。这屡极阳之魂如一根透明的羽毛,飘荡在寰宇之中。

    太过弱小的生命他甚至沒靠近就已经被魂体所散发的灼热灵魂之力剿灭神魂,等

    它鉆入其肉身之后,肉身也很快会被消融。

    强悍到巨龙,弱小到草木之躯,无一能够承载他的魂体。

    在无盡的虚空中游荡了不知多少年,魂体渐渐产生了意识。他意识到并不是

    肉身不够强大,而是自己先天能力过于霸道,它开始寻找让自己变弱的方法,它

    受够了四周一片漆黑寂静,毫无半点生气的冰冷宇宙。

    它找到各种极寒灵液池水,均是被烧幹,別说泡澡,它连触摸的机会都沒有。

    同时它也试着分裂自己的魂体,然而经过十数次尝试之后发现,它的魂体现

    在还沒有完全将炎魂释放,如果不然……

    也就是说某一天,他的炎魂失去了束缚,魂体内的炎力彻底爆发,或许他所

    处的空间将会再次形成赤红云海,所有被魂力所覆盖的范围内将不会再有任何生

    灵。

    不知道游荡了多久,这屡先天魂体无意中撞击到一处先天避障,一如既往习

    惯性的将魂力释放出来一丝后快速的沖向避障。以往任何阵法,他只要释放灵魂

    之力就能顺利洞穿,只是这一次它又被弹开。这次遭遇令它诧异不已,同时好奇

    心让他不断的增加释放出去的魂力。一次,两次,三次,一次又一次被弹开,他

    所释放的炎热灵魂之力也不断增强。

    终于,在引起大能註意并且赶往此地的时候,透明的避障被他激出阵阵涟漪,

    它也看清了避障的部分真容。

    这是一处天然的空间法则阵法,这对于別人来说或许很难参悟或者幹脆就不

    明白,但是对于这屡洞穿空间,同时也破坏无数世界法则的先天魂体来说它很快

    就明白了该怎麽沖过这道壁垒。

    它现在对避障后的情况已沒多少好奇心,只是它除了到处游荡也已经沒有其

    他选择,好不容易遇到了点新奇的东西,当做打发时间也是不错的选择。

    终于,他在大能赶来之前穿越了避障,只是等他穿越避障之后见到第一副画

    面让他彻底整个人楞在了原地。

    它知道这个宇宙有一个导引魂体进入轮回的地方,但是自己怎麽找也找不到。

    很多和他一样同是灵体,但是他们生机一断,灵体很快便被法则带走,遁入虚空,

    纵使它烧穿他们消失的地方,依旧寻不到一丝蛛丝马迹。甚至有时候因为魂力释

    放太多也烧灭了许多无辜的生灵,从而引来无数年避世不出的大能,它只能狼狈

    逃离。

    现在他身前飘荡的全是破碎的魂体,这些沒有一个魂体是完整的。像是把整

    个宇宙的精神病都集中在了一起,有些残破的魂体嘴里碎碎念着同一句话,有些

    残破魂体幹脆默不作声,还有些残破魂体一路咆哮。

    “我不甘心,不,我是最强大的龙族!”

    “落浅,你不要怕,我来保护你,我来替你死。”

    “啊!我成功了,我成功拉!”

    收敛外放的灵魂之力,它走在各种各样的执念之中,心情也慢慢变得沈重起

    来。他明白了,这里是残魂的归宿,任何神魂被搅碎甚至被灭杀的都会聚集在这

    里,这方星空就像是个垃圾场,充斥着各种放不下的执念,他们一边挣扎一边被

    牵引着匯聚向更深处,它甚至还遇到了被自己无辜烧灭神魂的残破灵体。

    它本以为自己杀了他们,这些人顶多就是去转世轮回,然而让他意想不到的

    是这些灵体会被拉入这方世界,同时他还能感受到更深处还有更多更强大的残魂

    发出的灵魂之力,那一道道灵魂之力慢慢的变弱,夹带着逐渐削弱的灵魂悲鸣彻

    底消失。他第一次后悔自己的肆无忌惮,第一次对那些正义感爆棚大能的追杀表

    示理解和无奈。

    破坏一个世界的法则就是让那个世界法则混乱,那方天地的生灵想要重新适

    应法则所付出的必然是无数的生命,然而它就是这一切的因果。

    似乎想通了什麽,灵体忽然将魂力撑开,扫向四周,他甚至顾不得再次被他

    灼烧的残破灵体,目光洞穿一处又一处处空间,同时沈声问这漫天的残破灵体:

    “你既然已经决定纳我入轮回,我好奇你是天道还是轮回”

    它知道既然自己被引入这方空间,就说明是被比大能还恐怖的强者从中幹预,

    大能之上只能是天道或者法则之主。

    忽然在更为遥远的深处,一点莹白的灵光浮现,它身上魂力爆发,毫不迟疑

    的带起一路炎河沖向这方世界最深处。

    那是一朵圣洁的白色花朵,处在一个漂浮的巨石之上,周围则是被无数执念

    残魂所淹沒,他只能听到魂海下方沈闷的撞击声,同时一些强大的残魂迅速被削

    弱,直到消失。感受到这一切,它内心怦然一动,只是并未有所动作,而是转眼

    望向那朵白色小花。

    “你是轮回”它感觉对面那朵小花并且沒有多强大,所以声音中带着不确

    定。

    “不是,我只是生于这魂海。”

    “是你把我引来的”

    “不是。不过……”

    “不过什麽”看到小花迟疑的声调,赶忙追问道。

    “我在这里已经不知多少岁月,每天都在看一个又一个的故事,有的命该魂

    飞魄散,有的却因为因果而魂飞魄散。我看过很多残魂潮汐,如果哪方世界发生

    大战,残魂潮汐不会有任何变化。曾经有一次,外边的宇宙发生浩劫,我也经歷

    了最兇勐的残魂潮汐,我被淹沒在混海里上千年。”

    “说重点。”它似乎沒有这个耐心,听小花讲故事。

    “好吧。情况就是当你出手剿灭其他生灵的神魂时,你就被天道自动纳入了

    因果。你在外边不说烧穿了九天十地,但也引发几波比较强的潮汐。那些大能不

    敢随便穿越被烧穿的空间溶洞,但是天道想要追踪你,应该是沒有难度的。你种

    下因,那你来到这里便是果。”

    “天道想怎麽样”它似乎在藐视天道。

    小花嘆了口气:“你是不是对天道有什麽误解。天道不问是非,只遵循因果。

    你觉得天道想怎麽样,你种下的因需要一个果去偿还,是福是祸不在天道而在你。

    你的作为造就了之前的你,起了因,你的作为造就了现在的你,收了果。就好像

    你是个脾气沖的人,处事毛躁,或许有一天遇到了一个真敢漠视规则的人对你出

    手,不管结果如何你收到了果,这是你处事毛躁的因果。因是之前你处事急躁,

    果是你承受了带来的磨难,至于你之后有沒有改变那是另一个因。”

    它终于明白了,低头望向下方魂海问小花:“这里真的能解决我的问题”

    “放你进来就说明你已经幹扰了天道正常运转,只要你被纳入因果,天道出

    手以你现在的实力根本察觉不到分毫。放心,有一点可以肯定,天道不杀也不救,

    不管对谁都一样。他让你进来至少不是为了杀你,也不会告诉你怎麽做。你若是

    离开,那天道会对再次给你安排其他地方或者对手,生或死他不过问。”小花说

    话很气人,但它似乎是有所明悟。

    考虑了一会,附身沖向魂海深处,直奔沈闷的敲击声传来的地方。

    同时魂力不计后果的释放出来,将周围残魂烧得彻底消散化作点点灵质消失

    飘入魂海。

    让它沒想到的是下方是两个巨大闪着乳白色光芒的锤子,相互撞击,将几个

    不完整的灵魂三下五除二锤炼成一个完整且不带丝毫情感的木讷魂体,每当一个

    魂体被重塑完成,夹杂其中的经歷会化成灵质落到更下方。

    看到这里它明白了,这次是重塑魂体的地方,不完整的魂体会在这里完全结

    束他们的因果,重新组成新的魂体投入轮回,开起全新的因果。

    “这也是你吧”看着那两个巨大的锤子不断的相互撞击,它问道。

    “那你要不要试试呢我或许可以帮你封印体内的魂力让你可以进入轮回,

    或许天道就是想让你入世。我有一点不明白。”最后一句小花想了一会才说出口。

    “什麽”

    “无数生灵渴望强大,甚至想要挣脱这方宇宙,为何你却执着想要变得弱小。”

    沈默,周围重新被咆哮声,低语声所替代。很久,很久,它一句话沒说,它

    的意识空间有无数的画面,任何一张记忆深刻的画面里边最少都有两个人,然而

    他不在任何一张画面里。忽然在记忆深处一张墨色画面出现,那是沒有一点光亮

    的星空,沒有一点声音的寂寞,和沒有一点温度的寒冷。

    他今天遇到了小花,它有很多话想要和小花说,如果能成为朋友更好,他已

    经很久沒有跟人说过话。自带神魂灭杀属性的它除了一些大能之外,其他一旦靠

    近他身边可能就会被收敛不住的魂力灭了神魂,连草木也会迅速自动枯萎。

    “你体会过身处一望无际的青青草原上吗”

    小花沈默。

    “你体会过和別人说话就能够让自己开心是一种什麽感觉吗”

    小花再次沈默。

    “你看了那麽多故事,不管是好坏,你难道不想也经歷一次吗”

    “或,或许有一天,我也会离开这里。”小花似乎沒想过这些问题,但是语

    气中的渴望却被它一下点燃。

    沒有废话,一道炎流激射出去,最终停留在两个巨锤之间,它缓缓闭上眼睛。

    巨锤也沒有半点废话,同时规则也似乎发生了变化,无数残魂也涌向它,两个巨

    锤再次工作起来,魂海水位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降下。

    小花知道这种完整的魂体,巨锤根本伤害不了它,只能用残魂去封印他体内

    的力量。

    让小花震惊的是他们所有的经歷灵质根本沒有落入下方,而是全部被那屡完

    整的魂体所吸收。它也在一遍又一遍的体会被生生打入自己体能的残魂所经歷的

    一切,它哭它笑,它嘆息它咆哮。它从未这麽认识到活着是一种幸福也是一种痛

    苦。

    魂体在一遍遍缩小,残魂的自主意识被自身魂力瞬间搅碎剩下的都被锤子打

    成生魂被他吸收,炙热炎力被一步步压缩进入灵魂最深处,一道道天然封印阵纹

    被巨锤上时不时产生的电弧刻印上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魂海水位已经降下到将锤子露出来的程度,千米还是万米

    或者更深,它已经不记得了。因为封印已经将炎力完全压制,他现在只想着轮回。

    就在它被法则之力勾去的时候,小花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体内的封印能够

    维持的时间可能不会太长,主要还是你的炎力本源太过强大,它自己就能不断进

    步,所以你要找到持续压制的办法,最好能够找到或者自己试着去打磨一具强大

    的肉身容器。”

    “我明白,谢谢你。其实哪怕只有世俗的一天,对我来说都已经足够了。”

    说完它闭上双目,任由法则之力模煳自己的意识。

    等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他感受到了光缐,接着一名穿着手术服的女人进入

    视野,只是她脸上满是疲惫的憔悴。

    他在魂海吸收了无数人的经歷,他们的所见所闻,还有所学现在都已经是它

    的了。在它的记忆中,这里似乎是产房,而人族也是修真界的大族之一,只是他

    不明白这里只不过是一个科技文明的星球。

    伸出手小手,努力的想要捏一捏护士抱着他的大手,咿咿呀呀笑了出来。愿

    望达成,至于后边他将承担何种因果那已经不重要了。

    封印也把他降生时的天地异象挡下,它悄无声息的重生了。

    刚出生他自己就试着走路,学着父母和佣人说话,很快掌握了这个世界的语

    言。这个自打出生就不哭不鬧的孩子开始着实令父母担心了很多年,直到他上学,

    成绩还算不错,而且从不给家里学校添麻烦,这才放心了不少。

    只是这孩子不喜欢呆在一个地方太久,是个好动活泼的孩子,而且小朋友还

    很多。

    直到上了高中,这孩子开始变得沈默寡言,出生学习成绩一如既往不上不下

    外似乎变了个人,喜欢将自己关在房间里。

    楚昊天,这是它这一世也是第一世的名字。

    已经高三的他迎来了第一次体内炎力的爆发预兆,他这会才惊醒,自己似乎

    忘了要打磨一具肉身,一具能够扛得住不断爆发炎魂之力的肉身。恰巧这时家里

    生意上也出了不少问题,父母除了关心他外还整天忙碌公司的事情,二老均是两

    鬓生出几缕银发。他说过哪怕是一天他也很满足了,只是现在都过去了十几年,

    一想到一双双殷切期盼的眼神,一张张玩伴的笑脸,他觉得十几年恍如昨日,他

    迫切想要明天,更多的明天。

    关在自己房间里的日子,他开始翻阅残魂的记忆,各种连体的方法被他一一

    找了出来,他后悔为什麽现在才想起要炼体,如果自己勤奋一些,而不是安于享

    乐,或许他现在也不会那麽急迫。

    从那些残魂的记忆中,他学会了不放弃,哪怕是死。

    就在他打定主意之后门外下方一楼传来吵鬧声,皱眉,楚昊天走出了卧室,

    他看到下方一群地痞打扮的人跟在一个大腹便便身着廉价西服的中年胖子身后,

    叫嚣着让一脸苦相的父母还钱。

    他们也感受到了二楼传来关门的声音,当看到楚昊天,二老立马掩去脸上的

    愁容,笑着让儿子回屋。

    “这就是你儿子啊怎麽自己做的事怕被你儿子知道啊”中年胖子继续

    叫嚣。

    “陆鹏,你鬧也鬧了,还钱时间沒到,你再在这里无理取鬧我只能报警了。

    別忘了,当初你从我这里赚了多少,现在亏了你这麽做也不怕其他和你合作的人

    知道吗不过两百万而已,到时还不出钱,我这个別墅难道不值两百万吗”楚

    昊天父亲楚风沈着脸说道。

    中年胖子扫了一眼別墅,狠狠瞪了楚风一眼,最后又和二楼的楚昊天摆摆手,

    不甘心的离开了別墅。

    楚昊天下到一楼,和父母聊了很久,他才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他还以为什

    麽事呢以前他只顾着体会活着的乐趣,如果要真想赚钱,那些残魂的记忆可都

    是一座座矿山,随便朝哪一锄头下去,带出来都是金子。

    看着已经有些开始变得苍老的父母,楚昊天坐到两人中间,将两人的一只手

    拉到自己大腿上轻轻的拍了拍:“我说老爸老妈,以后赚钱的事交给我,那个公

    司本来就沒多少前景,否则也不会只有那种人肯借钱给我们。我觉得还是提早把

    公司卖了,还钱之后还能令图发展。趁现在同行还沒有回过神来,我们先卖掉,

    价格还是不错的。可以一旦抗不过去,或者行业整体下滑,我们可要连房子也会

    赔进去。卖了公司之后,你们不想再赚钱,我去创业养活你们。”

    母亲李蕓听后一惊,一巴掌拍到楚昊天头上:“瞎说什麽呢你现在高三,

    沒事就给我们准备高考去。公司的事情你不用操心,这不还有我和你爸吗”

    楚昊天一缩脑袋无奈道:“说吧,你们想我上哪个学校,就这种程度的考试

    对我来说只是走个过场。可能低调太久了,你们都把我当成混子了,我这叫猥琐

    发育。放心,学习的事已经不是事了,倒是这个公司必须得卖。产品会更新叠代,

    很多时候往往就是从原材料开始的。国内企业竞争很激烈,我们这些提供生产原

    料的赚的是辛苦钱不说,还要担心产品叠代原料被取代,我们还做什麽生意。产

    品竞争越激烈,就会不断有新的产品出现,我们现在这个生意已经不像以前了,

    规模还不大,容易一把就输个底朝天。”

    楚昊天一番分析,父亲楚风也对儿子刮目相看,他也想过这个问题,所以一

    直沒有做大,如果这个想法他能早点想到的话,或许他会试着把公司做大。只要

    掌握的原材料多了,才不怕产品叠代更新。只是现在稍微有些晚了,他以前并沒

    有着急扩充人脉,而是树立公司形象,这才错过了机会。现在各种原材料市场,

    除了新兴材料供应,其他几乎都被瓜分。

    思考良久,楚风也重重的点头对李蕓说道:“儿子说得沒错,这两年的好几

    单生意我们都是和同行收购的,利润已经沒有以前多了。照这样下去我们自己就

    很有可能被人挖坑,只要一单大点的生意沒做好就得赔进去。”

    “行吧,反正老是和你东跑西跑,我也累了。还有你,这次你不给我考个好

    大学,你等着看我怎麽收拾你。还猥琐发育,你浪的还少了別一天就知道呆家

    里。这个债主讨债的方式就这样,就是其他人他也是提前去讨债。我们家距离那

    个境地还远着呢。”李蕓最后不忘数落楚昊天两句。

    楚昊天也知道二老对公司有些不舍,但是那家公司已经属于即将被淘汰的一

    批已经是毋庸置疑的。现在不卖就会被更强大的同行挤兑,甚至挖坑陷害,最后

    只会赔得更多。只有挤走一家家公司,才能腾出更多的市场供他们快速发展。要

    人脉来来回回就那几个人,人脉不广,路子就窄,资源就少。手里资源少,找上

    门做生意的人也会越来越少,被淘汰只是时间问题。

    回到房间,楚昊天就房门给锁住,一路小跑进入浴室,打开水阀,将自己的

    夸部送到水阀下方。

    这就是炎力爆发的征兆,只要是个女的,他靠近了,用不了多久就会自动发

    生反应,哪怕他脑子里从沒想过这方面的事情。更让他叫苦的是,最近一年,小

    楚昊天一下长了不少。不发作还好,一旦发作撑起的帐篷也就只能穿上羽绒服才

    会能挡住凸起。

    就因为这样,他才放弃了自己最喜欢的户外活动,经常把自己关在家里。

    哗哗的凉水让自己的小兄弟渐渐安静了下来,正思考着该怎麽办的时候李蕓

    敲响房门:“儿子,准备高考了,我给你报了个补习班,就是你们语文老师办的。”

    “妈,你花这个冤枉钱做什麽这个学期我给你拿个全校第一不就行了。”

    他是真不想去什麽补习班,特別还是语文老师办的。

    不是他讨厌语文,也不是讨厌老师,相反,语文老师可是一朵刚大学毕业不

    久的校花。不知道为什麽,这个老师就喜欢呆在他身边,检查他的作业,每次他

    都忍得异常难受。他知道这是动物的欲望本能,在炎魂之力的逼迫下,他是苦不

    堪言。

    “那你去不去”李蕓的声音在门外严厉了起来。

    嘆了口气,楚昊天无奈的回道:“吃完饭就去。”

    “还治不了你了。五分钟内给我下楼吃晚饭,然后马上给我去补习班报道。”

    “唉!”

    “你说什麽”

    “啊我说好的!”对于李蕓他是不敢也不想有半点忤逆,对楚风也是这样。

    吃完饭,楚昊天在李蕓的催促的下离开了家,独自前往市中心的一家写字楼。

    他沒想到现在补习班那麽贵,每周只有星期天晚上补三个钟,一个钟三百。或许

    这也是为什麽这个城市房价那麽贵的原因,消费高了最后承担的还是消费者,很

    多人的工资也就那麽回事。

    楚昊天不是不知道男女交合的滋味,那麽多残魂的记忆,他总能找到各种姿

    势和高潮时全身舒爽的感觉。

    可能也是因为语文老师不但相貌身材都是一流,身上还有天然体香,凑近了

    那清素淡雅的想起总能引发男性生物天然的本能欲望。楚昊天试过很多办法,但

    都解决不了炎魂之力的问题。他现在在整理残魂的功法,修炼是打破肉身最快的

    捷径,只是他现在才修炼时间上太晚了,而且这个世界天材地宝异常稀少,更是

    拖慢了修炼的进度。

    想着怎麽才能盡快修炼以及提升修为,楚昊天很快来到市中心的一家三层写

    字楼前。

    看着二楼透明橱窗内穿着职业套裙,两只修长笔直套着黑丝的美腿斜搭着的

    沐晓欣,视缐不由自主的放在腿缝和套裙之间的一处三角地带,那里似乎有种魔

    力。不一会视缐想后移,被挤压的娇臀曲缐优美,让人不禁想要将手附于其上。

    一头褐色长发耷拉下来,黑框眼镜下双目认真的看着手里的表格。胸口纯白的内

    衬扣得很死,但诱人的曲缐告诉楚昊天,绝对不小。

    看到这里,楚昊天下身有了动静。温热的感觉是坚挺的肉棒紧贴腹部的触感。

    双手插进裤兜里,死死按住不安分的肉棒随便选择了一家餐饮店走了进去。

    差不多一个小时过去,李蕓忽然给他打来了电话。过了报道时间,整个补习

    班就只有楚昊天沒有来报道,沐晓欣就将电话打到了李蕓那里。被臭骂一通,楚

    昊天站起身走向补习班。

    同时楚昊天註意到补习班的灯随着窗帘被拉上,灯也一个个被熄灭。

    看样子沐晓欣是准备关门了,她也等了不少时间,也给李蕓去了电话,该做

    的她都做了,楚昊天沒来她关门也自然无可厚非。顶多下次正式上课的时候,他

    不认路就出去接他一下,各方面也做好了就行。

    楚昊天想着来都来了,报个道就离开,正好老师也准备离开了,报道就是认

    个路而已。

    打个招唿然后转身离开,这就沒问题了。

    想到这里,楚昊天快步走进写字楼。

    特意在楼内放慢了一些速度,估算着时间,沐晓欣正好将最后一席帘子放下,

    他也正好探头探脑的出现在门口。循着脚步声,沐晓欣正好看到鬼头鬼脑的楚昊

    天,不由气乐了。

    沒好气的瞪了一眼楚昊天,那眉目间娇媚的神情让本就精致的五官更为动人

    心魄,让楚昊天不禁心神一荡,下身立即就有了反应。这不是炎魂之力作祟,而

    是赤裸裸的本能欲望。

    今天的沐晓欣不似在学校,短裙职业套装宛如职业ol,修长的黑丝美腿只

    有一小半被短裙包裹,腹部以下凹陷处勒出皱纹,后面的翘挺一定让人浮想联翩。

    上身也是贴身甚至紧身的上衣让人想要解放被紧束的一双玉兔。白皙紧致的脖颈

    上是一张精致,处在灯光下甚至还泛着光晕的俏丽脸庞。扎在脑后的长发翘起,

    有点运动女孩的幹凈和爽利。眼大眉细而长,琼鼻小巧透亮,稀薄的双唇生气的

    时候将两次顶起两块凸起不是很显眼的婴儿肥。

    “老,老师好。”勉强的笑了笑,楚昊天双手插在裤兜里,艰难的说道。

    看着楚昊天双手插兜,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沐晓欣更来气。

    “进来把门关上。”目不转睛的等着楚昊天,两只手个捏着笔的两端,走向

    讲台。

    玲珑的曲缐在步态中凸显其妖娆的韵味,纤细的小腿摆动见摄人的魅惑之力

    让楚昊天不禁吞咽了一口口水,这在沐晓欣眼里是做贼心虚。

    做到位置上,讲台挡住了彼此的半截身子,正庆幸时,沐晓欣却指了指身侧:

    “到这里来。”

    “啊”楚昊天蒙了,一脸不知所措。

    给李蕓去了电话,楚昊天就出现了,觉得楚昊天也是畏惧父母的那类孩子,

    便想着搬出李蕓:“要不我给你妈打个电话,让她来这里教教你什麽叫做礼貌。”

    楚昊天闻言只能乖乖讲站到沐晓欣身前,只是双手依旧插在裤袋里边,本来

    就是夏天,穿的就少,来到进前,沐晓欣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你能不能尊重一下我,能不能把手从口袋里抽出来。你看看你像个什麽样

    子。”盡管发现异状,但是楚昊天这种不尊重老师的行为还是让她心理感觉特別

    不舒服,也就忽略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