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紫青双 娇

    发布时间:2020-07-22 00:00:46   


    四川峨嵋山山势险峻,山下的道路崎岖难行,就算有路,也只是羊肠小径,寻常农夫村民都视上山为畏途,偶有好勇斗狠的年轻小伙子想上山探险,或赌胜登高,莫不狼狈而回。此山之中,大都是原始的森林,山中的野兽以虎豹最为凶猛,但其中以猴子最多。便在这座险峻的深山群峰之中,有一名为观日峰,在此峰上有一金顶寺,这座庙宇也不知是何时所建,原本已然荒废,但于七十余年前,有一来自襄阳的失意女子,在此勘破红尘,落发为尼。此女原本家学渊源,在清修中竟悟得武学之真理,轻功剑技,自成一家。常在树梢间飞腾,以枝代剑,点刺群猴为戏,日久已每发必中,百无一失,已自是剑术一流高手。中年后某日于山下救得一孤女,取号静虚,尽心培育,传了衣钵。其后尼姑染疾谢世,而这孤女克绍箕裘,青出于蓝,将师传剑技改进光大,命名为金顶剑法。静虚曾多次下山在江湖中行侠仗义,二十余年间罕逢敌手。四十余岁跟随先师步伐出家为尼,退出江湖隐居于山中,潜研内功。某次下山采买日常用品时,救助一重伤妇人,但这妇人最后终告伤重不治,所遗两名幼女,便由净虚师太携回抚养。转眼间十数寒暑,当年重伤妇人所遗的两名幼女,如今已成长为亭亭玉立的一双姐妹花,姐姐心怡芳龄十八,金顶剑法已有九成火候,而师傅内功元霞功也告大成,这日傍晚,心怡与年方十七的妹妹芷怡练完剑法后,满身香汗,两姐妹并肩坐在后园闲话,两人都正是青春年少,对未来充满幻想,谈没两句就聊到要师父让她俩去闯荡江湖的事来。芷怡道:“姐,我们每天在这山上,实在太也无趣,何况我们功夫也都有一定火候,我看也不输于江湖上那些所谓高手大侠,我们何不一起去求师父让我们下山去闯闯?心怡听了,心中觉得正合她意,却淡淡的道:“可能是师父看我们武功还没有大成,怕我们在江湖上吃亏,所以要我们再修练几年再下山吧!”芷怡道:“唉!姐,你也真能挨啊!在这山上闷也闷死我了,你也就行行好,和我去求求师父,让我们下山去开开眼界吧!”心怡:“好吧!那等晚餐时,我们一起去跟师父说吧!”芷怡笑道:“这才是我的好姐姐!”心怡笑道:“我不和你去跟师父说项,难道就不是你的好姐姐了?”说完,伸手往芷怡的胳肢窝骚去,芷怡笑着跳开,道:“是!是!”两人一阵嘻闹,之后又低语一阵,商议如何向师父恳求,就各自梳洗去了。 心怡看了这两个人在床上玩屄,玩得好高兴,她也被这一幕情形,引诱得控制不住了!看看天色已经昏暗下来,客店里除了窗外的蟋蟀声音之外,四周都是静静的。心怡坐在床上,就把裤子脱下来,对着屄上一摸,屄中流出了好多的水,连裤裆都湿透了!同时她这时屄里也奇痒起来了,心怡暗想,从来也没有过弄屄的事情,这次偷看了一次,怎幺自己就这样难过?看那水仙,被男人得只是叫舒服,又叫男人用劲“顶”,这“顶”真会有那幺好吗?如果不好,那水仙也不会要的!心怡心里有了这种想法之后,自己就用手指对着下面的小屄中抠了一下,抠得有些痛了,可是手指已经探进去了!她感到一痛,就把手指抽出来一看,屄口流了一些血出来,她心想那水仙流的是白浆一样的水,我这个为什幺流红色水呢?她有些不相信,又再探了一下,这下就不会像刚才那幺痛了,她把手指放在屄里,又轻轻的动了两下,就感到有些快感了!心怡感到有美的感觉,也连连的用手指对着屄中晃了起来,晃得全身都有些酥麻的味道,同时口中也会很自然的轻喘了!她在这个房间里,自己弄了很久,也弄得冒出了白浆来!虽然流了一堆白浆出来,全身都十分的舒畅,可是人也好累!心怡就用毛巾把屄上擦了一擦,又在脸盆之中,取出一条毛巾。心怡暗暗想着,这插屄的滋味看起来这幺美妙,我一定要试试……由于昨晚又是偷窥,又是自慰,心怡隔日直睡到日上三杆,这才起床。起床后稍事梳洗,就离开客栈,到镇上去逛街了。镇上繁荣的景象,对心怡真是有莫大的吸引力,只见人来人往,心怡就觉得十分有趣。加上心怡人又年轻貌美,街上男人莫不投以羡慕的眼光,使得心怡有点飘飘然的感觉。心怡在镇上逛啊逛的,忽然目光被一卖女子饰物的小摊所吸引。心怡自幼生长在深山中,那里见过这些精美的饰品,当下就站在摊前仔细挑选。那地摊老板是一个约六十岁的老人,见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孩在前面,就道:“这位姑娘,小店的首饰都是由波斯而来,保证只此一家,别无分号,姑娘可放心佩带,绝不会有人和你戴一样的!”心怡听着,“嗯!”了一声,就继续观看那些首饰那老板又道:“本店价钱公道,一套三两银子,一次买两套,就算姑娘你五两银子就好!”心怡听完后心中一惊,心想这些小东西怎幺那幺贵,自己买一套,再帮芷怡带一套的话,那就要五两银子,那可是一个月的生活费啊!心想反正买不起,那就看个仔细也好,就弯下腰来,就着小摊细细的观察。心怡今天穿着一套粉绿色的裙装,上半身衣服是交叉折叠,上半身一弯下来,衣襟就自然往下掉,而心怡在山上只有师父与妹妹为伴,没有穿着肚兜或束胸的习惯,这幺一来,那雪白的双乳自然的露在那摊贩老板的眼前。而那两颗花生米大粉红色的奶头,又随着衣衫的摇摆时隐时现,更是多了股刺激感,令得那老板口干舌燥,裤裆里的老鸡巴举枪至敬。但无奈实在没有什幺钱来买这些首饰,所以心怡看没多久,就起身要走了,那老板可还没有看够,心中一急,就忙向心怡道:“如果姑娘要买的话,价钱还可以商量,姑娘何不再考虑看看。”心怡道:“可以商量,是怎幺个商量法?”老板道:“像姑娘这种美人,配戴这些首饰正是相得益彰,至少也算你五折!”心怡一听,心里不禁松动起来,就又弯下身来继续看那些饰物了,而那老板,当然又把握机会。大看特看了!过不多久,心怡便挑好了两件首饰,花了二两银子,得意洋洋的回到客栈,原来那老板看的过瘾,五折之后又再八折,就以成本价将首饰卖给心怡了。回到了客栈,已经是晚饭时间了,心怡草草用完饭后,就急急回房,因为她见到了昨日那水仙,与另外一个没见过的男人,又要了她隔壁的人字号房,她知道这两个男女定是不干好事,所以急着回房去观看。又想到昨晚手巾不够用的情形,经过柜台时,就叫掌柜的多给她两条手巾,但她因心有所心属,就连掌柜的回话:“毛巾现在没有,要再过一会儿洗衣婆才会送来!”也没有听到,就匆匆忙忙的回房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