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园春色
  • 最新排行

    学长的漂亮女友仪蓁

    发布时间:2020-03-27 00:00:20   


    一个晴朗的下午,两个跷课的学生在校舍屋顶上聊天。“阿光,或许你可以来干我的女友……”

    听到小振学长这么说,我还以为是一个低级的玩笑。不过看他一脸严肃,我开始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头壳坏去。“喂!我可是说真的,别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好不好。”

    “学长,平时看你小气八啦的,连罐饮料都不曾请过我,现在无缘无故把漂亮的女友白白送给我干,如何让人相信呢?”

    “我没说要把仪蓁白白送给你干啊……”

    小振不怀好意地淫笑着:“想干我清纯美丽的仪蓁,就把你骚包的姊姊也让我干一干。”

    呵,我早就知道小振对姊姊意图不轨,自从上次在我家看过她后,小振简直对她着魔了,只是我没想到他竟然愿意以她的女友来做交换条件!“我姊姊才不骚包呢!她可是气质高雅的大学生,更何况,她已经有男朋友了。”

    “不管怎样,我就是想要干她……我好想脱下她的衣服,看她白晰细嫩的肌肤,玲珑有致的身材,我好想要舔一舔那对骄傲挺立圆翘的双乳,我好想用我的巨棒抽插她紧凑又多水的嫩穴,我好想要听她娇柔淫媚的叫床声……啊!不论如何,我就是想要干你漂亮的姊姊,让我干吧!”

    小振大概快疯了。其实我也对小振的女友蛮有兴趣的,她不但长的漂亮,而且据小振所说……她还是个小淫娃!常常和小振尝试各种刺激的做爱方式,最夸张的是,听说有一次她被两个陌生人轮暴,还被干到高潮五、六次。不过讲归讲,再怎么样我也不敢说服姊姊让人干啊!“学长,不是我小气不愿意帮你,不过我怎么可能要求自己的姊姊和人做爱呢?没有立场啊!”

    “这倒是,那你至少帮我约她出来吧!后面的我自己想办法。”

    “如果人帮你约出来了,但还是干不到呢?”

    “那我就认了,仪蓁还是可以让你干。”

    这样好像不错,我只是约姊姊出来,并没有逼她让人奸淫,能不能守得住,就看她自己了……“那就这么说定了!”

    放学后,小振交给我一条白色的女用内裤和一串钥匙。“嘿嘿,搞定了。我已经和仪蓁约好了,她正在我的宿舍等我,待会儿你就去告诉她我晚一点才会回去,当然,她现在已经是个没穿内裤的美丽淫娃了,剩下就看你自己啦,爽完了再打手机给我。”

    小振办事真是超有效率的,看来我今天要走桃花运了!虽然我还没把握可以把姊姊约出来,但是,这样的诱惑……还是先干了再说吧!我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小振的宿舍,打开门,美丽的仪蓁果然已经坐在里面了。“嗨!阿光,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小振呢?”

    仪蓁的声音好甜美,好像在和人撒娇似的,我开始想像以这种声音叫床是多么要人命啊!“喔!学长他有事,说晚一点才会回来。”

    “这样啊……你坐啊,别站在那里。我去帮你泡杯咖啡。”

    “好……好,谢谢。”

    仪蓁身上穿着校服,订做的裙子显的特别短,露出一双迷人的双腿,脚底下还穿着白色短袜。白色半透明的上衣,清楚地勾勒出胸罩的线条,纤瘦的腰身,是那么惹人怜爱……“你在看什么啊?……”

    仪蓁红着脸,端了两杯咖啡在我面前坐下。她低着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在那眨呀眨的,粉红色的双唇自然地闭着,看过去就像是清纯娇羞的小姑娘,真的好美。我为了避开这尴尬的场面,想从书包里拿本书出来看。但打开书包却看见仪蓁的内裤,我才意识到在仪蓁的超短校裙底下,只有光溜溜的小屁股。这个小淫娃真是不简单啊!明明正光着屁股,等着情郎回来干她,却又装作一副清纯害羞的样子,实在是淫荡的最高境界啊!我一边看着可爱的仪蓁,一边无意识地端起杯子,一个不小心,竟打翻了咖啡,热腾腾的咖啡飞溅到仪蓁的校裙和制服上。“啊!真……真是对不起,不好意思……”

    我慌张地拿了桌上的面纸替她擦拭。“没……没关系。”

    仪蓁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呆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我替仪蓁擦拭的时候,趁机在她露出的白晰双腿上,以及下腹部的校裙布料上,逗留了许久。我见仪蓁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便开始大胆了起来,用手指隔着裙子逗弄她的私处。不久后,仪蓁身子渐渐软了下来,无力地倒在我身上,我搂着她,继续抚弄着。仪蓁的大眼睛半开半闭,无神地看着我,吐气如兰,不停喘息着。

    我忍不住靠近她,轻吻了她的柔嫩双唇,没想到她闭上眼睛,伸出顽皮的小舌头,热情地和我回应。于是我一边吻着她,一边将手伸进她的短裙内。由于仪蓁的内裤早就被小振学长脱下,所以我轻易地就摸到了仪蓁柔软的阴毛。“喔?仪蓁是个小淫娃喔,怎么可以不穿内裤呢?”

    我故意取笑她。“不……不是啦,那……那是小振他……”

    她羞红着脸,乱摇着双腿,想躲避我的手。“不要解释了,我要好好惩罚你。”

    说着我便以手指挖入她的小嫩穴,随着她越来越无力的挣扎,淫水已经潺潺地流出了。仪蓁把头埋在我胸口,娇喘声逐渐变为轻声的淫叫。“啊啊……呀……阿……阿光哥哥……仪……仪蓁……受不了……不……不要再抠挖仪蓁了……啊……啊……”

    我啦起她的衬衫,并将胸罩往上啦起,仪蓁雪白的乳房便裸露出来了。仪蓁的乳房很大,圆圆的耸立在她胸前,由于年轻,丝毫没有任何下垂的倾向,反而骄傲地挺起。两颗粉红色的小凸起,位在乳房的正中央,娇嫩的样子十分惹人怜爱,我忍不住便一口吃了下去。“啊∼”

    仪蓁一被我舔就娇呼了一声,然后乳头便慢慢地突出翘起,变得略微坚硬一些。我仔细观察,发现仪蓁的乳头比一般女孩子更大更翘一些,也许是因为常被小振“照顾”

    的原因吧。我发现我的老二已经被仪蓁的淫样逗的坚硬不堪,龟头也冒出了几滴液体。平常若是干别的女生,我会再舔一舔她们的阴部后,才开始插入,不过像仪蓁这样又漂亮又淫荡的,我根本忍不住,非立刻插入不可。于是我便快速地啦开啦链掏出老二,连裤子也没脱,就抬高仪蓁的右腿,把勃起已久的大肉棒一口气插入仪蓁多水的淫穴中。仪蓁大叫一声,小穴肉也颤抖了几下,泄了一堆液体,从被我插着的穴口缓缓流下,我才发现原来她已经高潮了。“挖靠!你也太夸张了吧,才刚插进去就不行啦?”

    仪蓁无力地喘着气,只是用很媚的眼神望着我,双腿微微颤抖着。此时我们俩的衣服其实都没脱,只是她穿裙子又没穿内裤,我啦下啦链掏出老二,所以肏干起来没什么问题,而且仪蓁的衣服早就被我啦起,她的乳房也能轻易地被我玩弄。我管她是不是高潮,提起老二便抽插起来,仪蓁幼白的右腿被我扛在肩上,嫩穴也被我疯狂撞击着。仪蓁仰卧在地板上,被我插得唉唉叫,小穴一阵一阵地收缩,吸得我的老二好舒服。“啊……啊啊……啊……哥……哥哥……仪蓁已经……不行了……怎……怎么你还插呀……啊……啊……仪蓁会被你干死的……啊啊……”

    仪蓁娇柔的声音轻轻叫着,我在想可能没有女人像她叫得这么好听的吧!被小美人儿这么一叫我怎么受得了,再狂抽个二十多下后,便拔起阴茎,往仪蓁漂亮的脸上射出大量的精液,仪蓁被我射的满脸都是,倒在地板上无力地喘息。我休息一阵子之后,看到仪蓁仍然倒地不起,一直喘息着,可爱的乳房不因躺下而倒塌,依旧挺立着,漂亮的脸庞上残留着乳白未干的精液……渐渐地,我又勃起了。我两三下快速地脱光自己全身的衣物,然后去脱仪蓁的,她虽然想抵抗却使不上力,任由我扒光她的衣服。然后我用仪蓁的衬衫轻轻擦拭她脸上的精液,并骑到她身上,把长长热热的老二摆在她丰满的双乳之间,接着用手扶着她柔软细嫩的乳房,往中间夹紧,并开始摆动腰部,使阴茎在她的乳沟中“套弄”

    着。喔!这就是乳交吗?没遇到像仪蓁这种巨乳淫娃,还真是玩不起来呢!弄了五、六分钟后,我发现仪蓁又开始有力气挣扎起来了,不过与其说是挣扎,不如说是假装一点娇羞衿持的样子,因为她根本就没有非常用力在抵抗。于是我便从她身上爬起来,将她摆成趴跪着背对我的姿势,开始舔弄起她的私处来。原来仪蓁的阴唇也如乳头一般有着可爱的粉红色,翻开两片阴唇后,便有不少液体涌出来,同时仪蓁也在轻声地叫着。我将舌头从仪蓁的小屁眼开始舔着,一直往阴核的方向舔,舔到阴核的时候,仪蓁就叫的特别媚。接着我用三只手指同时挖入嫩穴中,由于仪蓁的小穴很紧,所以我必须很用力才能把三只手指同时往里边推送,这样仪蓁也被我的手指插得哇哇叫。

    挖了十几分钟后,仪蓁又被我挖到高潮,喷的我满手淫水,我不给她喘息的机会,立刻从后面把我的老二插入。“啊……啊……仪蓁不行了啊……啊……受不了了呀……啊……啊啊……怎么……怎么……这样啊……啊……小穴……好……好胀……顶……顶到底了……啊啊……”

    仪蓁被我干的一直乱叫,也不怕邻居听到。由于刚刚我已泄了一次,所以这次我干了她半个多小时还不想泄出,反而仪蓁又被我干到高潮。“又泄了呀?仪蓁淫荡的样子好可爱喔……”

    “阿……阿光哥哥……你……怎么还不泄啊……仪……仪蓁都快被你插昏了说……”

    “仪蓁,阿光哥哥玩玩你的小屁屁好不好?”

    我一边说一边抠着她的屁眼。“嗯,可是不能让小振哥哥知道喔……”

    “好,仪蓁乖,我不会说的。”

    “那阿光哥哥要轻一点喔……”

    “我知道。”

    说着我便抽出泡在仪蓁湿暖嫩穴中的阳具,将巨大龟头顶在她的屁眼外。由于仪蓁泄出的大量淫液,使得屁眼和阴茎的润滑都相当足够,我轻轻一插,半个龟头便钻进了仪蓁的肛门内。“啊……”

    仪蓁长长地娇呼了一声。我把阴茎慢慢地往前推送,虽然仪蓁的肛门比阴道更紧,但由于润滑充足,竟然也可以整支都插进去!“仪蓁,你的小屁屁好紧,哥哥要开始抽插了喔……”

    “嗯……哥……哥哥……快插……仪蓁好想大出来……呀……”

    “仪蓁乖,哥哥会插很快喔,痛的时候忍着点,知道么?”

    我抽出半支阴茎之后便再度插入,然后开始抽抽插插,逐渐加快速度干着仪蓁的屁眼。才干不到几分钟,仪蓁又在淫叫声中达到了高潮,而且这次小穴中没有手指或肉棒的阻塞,淫水直接从穴中狂喷出来,好像小喷泉一般。我对于仪蓁如此容易高潮的敏感体质感到讶异,这种女孩子干起来真有成就感……我继续跟仪蓁肛交着,有点不忍心她再继续被我肏干了,更何况她的屁眼实在很紧,我也舒服够了,便使出全力,用力在她后面冲撞,又干了十分钟之后,一股精液便射在她的肛门里面。“呼……真是太棒了!”

    我说。而仪蓁早就被我干昏而不省人事了。我顺手拿了她的胸罩放进书包里,便离开小振的宿舍,用公共电话打他的手机跟他联络。据说小振当晚回去又干了仪蓁一次,而仪蓁则因为连续被我们两人折磨得阴唇红肿,隔天请了一天病假。


    一个晴朗的下午,两个跷课的学生在校舍屋顶上聊天。“阿光,或许你可以来干我的女友……”

    听到小振学长这么说,我还以为是一个低级的玩笑。不过看他一脸严肃,我开始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头壳坏去。“喂!我可是说真的,别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好不好。”

    “学长,平时看你小气八啦的,连罐饮料都不曾请过我,现在无缘无故把漂亮的女友白白送给我干,如何让人相信呢?”

    “我没说要把仪蓁白白送给你干啊……”

    小振不怀好意地淫笑着:“想干我清纯美丽的仪蓁,就把你骚包的姊姊也让我干一干。”

    呵,我早就知道小振对姊姊意图不轨,自从上次在我家看过她后,小振简直对她着魔了,只是我没想到他竟然愿意以她的女友来做交换条件!“我姊姊才不骚包呢!她可是气质高雅的大学生,更何况,她已经有男朋友了。”

    “不管怎样,我就是想要干她……我好想脱下她的衣服,看她白晰细嫩的肌肤,玲珑有致的身材,我好想要舔一舔那对骄傲挺立圆翘的双乳,我好想用我的巨棒抽插她紧凑又多水的嫩穴,我好想要听她娇柔淫媚的叫床声……啊!不论如何,我就是想要干你漂亮的姊姊,让我干吧!”

    小振大概快疯了。其实我也对小振的女友蛮有兴趣的,她不但长的漂亮,而且据小振所说……她还是个小淫娃!常常和小振尝试各种刺激的做爱方式,最夸张的是,听说有一次她被两个陌生人轮暴,还被干到高潮五、六次。不过讲归讲,再怎么样我也不敢说服姊姊让人干啊!“学长,不是我小气不愿意帮你,不过我怎么可能要求自己的姊姊和人做爱呢?没有立场啊!”

    “这倒是,那你至少帮我约她出来吧!后面的我自己想办法。”

    “如果人帮你约出来了,但还是干不到呢?”

    “那我就认了,仪蓁还是可以让你干。”

    这样好像不错,我只是约姊姊出来,并没有逼她让人奸淫,能不能守得住,就看她自己了……“那就这么说定了!”

    放学后,小振交给我一条白色的女用内裤和一串钥匙。“嘿嘿,搞定了。我已经和仪蓁约好了,她正在我的宿舍等我,待会儿你就去告诉她我晚一点才会回去,当然,她现在已经是个没穿内裤的美丽淫娃了,剩下就看你自己啦,爽完了再打手机给我。”

    小振办事真是超有效率的,看来我今天要走桃花运了!虽然我还没把握可以把姊姊约出来,但是,这样的诱惑……还是先干了再说吧!我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小振的宿舍,打开门,美丽的仪蓁果然已经坐在里面了。“嗨!阿光,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小振呢?”

    仪蓁的声音好甜美,好像在和人撒娇似的,我开始想像以这种声音叫床是多么要人命啊!“喔!学长他有事,说晚一点才会回来。”

    “这样啊……你坐啊,别站在那里。我去帮你泡杯咖啡。”

    “好……好,谢谢。”

    仪蓁身上穿着校服,订做的裙子显的特别短,露出一双迷人的双腿,脚底下还穿着白色短袜。白色半透明的上衣,清楚地勾勒出胸罩的线条,纤瘦的腰身,是那么惹人怜爱……“你在看什么啊?……”

    仪蓁红着脸,端了两杯咖啡在我面前坐下。她低着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在那眨呀眨的,粉红色的双唇自然地闭着,看过去就像是清纯娇羞的小姑娘,真的好美。我为了避开这尴尬的场面,想从书包里拿本书出来看。但打开书包却看见仪蓁的内裤,我才意识到在仪蓁的超短校裙底下,只有光溜溜的小屁股。这个小淫娃真是不简单啊!明明正光着屁股,等着情郎回来干她,却又装作一副清纯害羞的样子,实在是淫荡的最高境界啊!我一边看着可爱的仪蓁,一边无意识地端起杯子,一个不小心,竟打翻了咖啡,热腾腾的咖啡飞溅到仪蓁的校裙和制服上。“啊!真……真是对不起,不好意思……”

    我慌张地拿了桌上的面纸替她擦拭。“没……没关系。”

    仪蓁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呆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我替仪蓁擦拭的时候,趁机在她露出的白晰双腿上,以及下腹部的校裙布料上,逗留了许久。我见仪蓁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便开始大胆了起来,用手指隔着裙子逗弄她的私处。不久后,仪蓁身子渐渐软了下来,无力地倒在我身上,我搂着她,继续抚弄着。仪蓁的大眼睛半开半闭,无神地看着我,吐气如兰,不停喘息着。

    我忍不住靠近她,轻吻了她的柔嫩双唇,没想到她闭上眼睛,伸出顽皮的小舌头,热情地和我回应。于是我一边吻着她,一边将手伸进她的短裙内。由于仪蓁的内裤早就被小振学长脱下,所以我轻易地就摸到了仪蓁柔软的阴毛。“喔?仪蓁是个小淫娃喔,怎么可以不穿内裤呢?”

    我故意取笑她。“不……不是啦,那……那是小振他……”

    她羞红着脸,乱摇着双腿,想躲避我的手。“不要解释了,我要好好惩罚你。”

    说着我便以手指挖入她的小嫩穴,随着她越来越无力的挣扎,淫水已经潺潺地流出了。仪蓁把头埋在我胸口,娇喘声逐渐变为轻声的淫叫。“啊啊……呀……阿……阿光哥哥……仪……仪蓁……受不了……不……不要再抠挖仪蓁了……啊……啊……”

    我啦起她的衬衫,并将胸罩往上啦起,仪蓁雪白的乳房便裸露出来了。仪蓁的乳房很大,圆圆的耸立在她胸前,由于年轻,丝毫没有任何下垂的倾向,反而骄傲地挺起。两颗粉红色的小凸起,位在乳房的正中央,娇嫩的样子十分惹人怜爱,我忍不住便一口吃了下去。“啊∼”

    仪蓁一被我舔就娇呼了一声,然后乳头便慢慢地突出翘起,变得略微坚硬一些。我仔细观察,发现仪蓁的乳头比一般女孩子更大更翘一些,也许是因为常被小振“照顾”

    的原因吧。我发现我的老二已经被仪蓁的淫样逗的坚硬不堪,龟头也冒出了几滴液体。平常若是干别的女生,我会再舔一舔她们的阴部后,才开始插入,不过像仪蓁这样又漂亮又淫荡的,我根本忍不住,非立刻插入不可。于是我便快速地啦开啦链掏出老二,连裤子也没脱,就抬高仪蓁的右腿,把勃起已久的大肉棒一口气插入仪蓁多水的淫穴中。仪蓁大叫一声,小穴肉也颤抖了几下,泄了一堆液体,从被我插着的穴口缓缓流下,我才发现原来她已经高潮了。“挖靠!你也太夸张了吧,才刚插进去就不行啦?”

    仪蓁无力地喘着气,只是用很媚的眼神望着我,双腿微微颤抖着。此时我们俩的衣服其实都没脱,只是她穿裙子又没穿内裤,我啦下啦链掏出老二,所以肏干起来没什么问题,而且仪蓁的衣服早就被我啦起,她的乳房也能轻易地被我玩弄。我管她是不是高潮,提起老二便抽插起来,仪蓁幼白的右腿被我扛在肩上,嫩穴也被我疯狂撞击着。仪蓁仰卧在地板上,被我插得唉唉叫,小穴一阵一阵地收缩,吸得我的老二好舒服。“啊……啊啊……啊……哥……哥哥……仪蓁已经……不行了……怎……怎么你还插呀……啊……啊……仪蓁会被你干死的……啊啊……”

    仪蓁娇柔的声音轻轻叫着,我在想可能没有女人像她叫得这么好听的吧!被小美人儿这么一叫我怎么受得了,再狂抽个二十多下后,便拔起阴茎,往仪蓁漂亮的脸上射出大量的精液,仪蓁被我射的满脸都是,倒在地板上无力地喘息。我休息一阵子之后,看到仪蓁仍然倒地不起,一直喘息着,可爱的乳房不因躺下而倒塌,依旧挺立着,漂亮的脸庞上残留着乳白未干的精液……渐渐地,我又勃起了。我两三下快速地脱光自己全身的衣物,然后去脱仪蓁的,她虽然想抵抗却使不上力,任由我扒光她的衣服。然后我用仪蓁的衬衫轻轻擦拭她脸上的精液,并骑到她身上,把长长热热的老二摆在她丰满的双乳之间,接着用手扶着她柔软细嫩的乳房,往中间夹紧,并开始摆动腰部,使阴茎在她的乳沟中“套弄”

    着。喔!这就是乳交吗?没遇到像仪蓁这种巨乳淫娃,还真是玩不起来呢!弄了五、六分钟后,我发现仪蓁又开始有力气挣扎起来了,不过与其说是挣扎,不如说是假装一点娇羞衿持的样子,因为她根本就没有非常用力在抵抗。于是我便从她身上爬起来,将她摆成趴跪着背对我的姿势,开始舔弄起她的私处来。原来仪蓁的阴唇也如乳头一般有着可爱的粉红色,翻开两片阴唇后,便有不少液体涌出来,同时仪蓁也在轻声地叫着。我将舌头从仪蓁的小屁眼开始舔着,一直往阴核的方向舔,舔到阴核的时候,仪蓁就叫的特别媚。接着我用三只手指同时挖入嫩穴中,由于仪蓁的小穴很紧,所以我必须很用力才能把三只手指同时往里边推送,这样仪蓁也被我的手指插得哇哇叫。

    挖了十几分钟后,仪蓁又被我挖到高潮,喷的我满手淫水,我不给她喘息的机会,立刻从后面把我的老二插入。“啊……啊……仪蓁不行了啊……啊……受不了了呀……啊……啊啊……怎么……怎么……这样啊……啊……小穴……好……好胀……顶……顶到底了……啊啊……”

    仪蓁被我干的一直乱叫,也不怕邻居听到。由于刚刚我已泄了一次,所以这次我干了她半个多小时还不想泄出,反而仪蓁又被我干到高潮。“又泄了呀?仪蓁淫荡的样子好可爱喔……”

    “阿……阿光哥哥……你……怎么还不泄啊……仪……仪蓁都快被你插昏了说……”

    “仪蓁,阿光哥哥玩玩你的小屁屁好不好?”

    我一边说一边抠着她的屁眼。“嗯,可是不能让小振哥哥知道喔……”

    “好,仪蓁乖,我不会说的。”

    “那阿光哥哥要轻一点喔……”

    “我知道。”

    说着我便抽出泡在仪蓁湿暖嫩穴中的阳具,将巨大龟头顶在她的屁眼外。由于仪蓁泄出的大量淫液,使得屁眼和阴茎的润滑都相当足够,我轻轻一插,半个龟头便钻进了仪蓁的肛门内。“啊……”

    仪蓁长长地娇呼了一声。我把阴茎慢慢地往前推送,虽然仪蓁的肛门比阴道更紧,但由于润滑充足,竟然也可以整支都插进去!“仪蓁,你的小屁屁好紧,哥哥要开始抽插了喔……”

    “嗯……哥……哥哥……快插……仪蓁好想大出来……呀……”

    “仪蓁乖,哥哥会插很快喔,痛的时候忍着点,知道么?”

    我抽出半支阴茎之后便再度插入,然后开始抽抽插插,逐渐加快速度干着仪蓁的屁眼。才干不到几分钟,仪蓁又在淫叫声中达到了高潮,而且这次小穴中没有手指或肉棒的阻塞,淫水直接从穴中狂喷出来,好像小喷泉一般。我对于仪蓁如此容易高潮的敏感体质感到讶异,这种女孩子干起来真有成就感……我继续跟仪蓁肛交着,有点不忍心她再继续被我肏干了,更何况她的屁眼实在很紧,我也舒服够了,便使出全力,用力在她后面冲撞,又干了十分钟之后,一股精液便射在她的肛门里面。“呼……真是太棒了!”

    我说。而仪蓁早就被我干昏而不省人事了。我顺手拿了她的胸罩放进书包里,便离开小振的宿舍,用公共电话打他的手机跟他联络。据说小振当晚回去又干了仪蓁一次,而仪蓁则因为连续被我们两人折磨得阴唇红肿,隔天请了一天病假。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