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园春色
  • 最新排行

    大学生交换女友-第二部游艇春色 47

    发布时间:2020-03-26 00:01:15   

      家宇也适时挺送着阳具,全根尽出尽入她的阴道,如同打桩机一般,全力抽送。我可以看见淫水不断地从美欣的穴中被挤出来,未及挤出的就化成白色浆糊状,沾满她阴唇四周及家宇的阳具上。

      因为口部被自己男友的阳具塞着,本来的呻吟浪叫声,也化成鼻头的「哼、唔」声。但她一脸的享受淫样,却被Sandy完全拍入了镜头内。

      我对咏雯说,其实我也很佩服Sandy,虽然她的处女穴现在痛得连举步也艰难,但仍可以这样爬来爬去,捕捉每一个人的淫荡表情。

      咏雯却回应我道:「可能她看到此时的情景,又开始发浪了,淫秽的情感使她又暂时忘却了痛楚呢!」

      我边享受着她的舌头舔吮,边问她:「那麽你是否也一样呢?我听说有一次创发借了你去,你给他及他的同房干了一整晚。他们二人都是天赋异品之人,你虽然被轮流干了四、五次,休息时喊痛,但翌晨他们忍不住又再挑逗你,你居然可以跟他们又再来了四次,是否也是一样感觉?」

      望着她羞着脸、脸红红的回答道:「死创发,居然将这件事也讲给你听!」

      正被子君含得叫爽的创发听到自己的名字,问道:「谁在说我?」

      我喊道:「没有你的事,不过不要叫男人叫,要剪!」

      只听见创发咕噜一声,没有再说话,继续享受子君吸吮他阳具的快感,然而却不听话地继续呻吟着。

      我也懒得理他,逼着咏雯回答我,她无奈地说:「是一样!满足了吗?我告诉你,虽然我下面已经开始发痛,但处在现时的气氛下,我仍想可以再有一根阳具插进来。」

      我笑骂她是一个淫妇的同时,美欣已经被家宇干到呼不出气,全身泛着一片绯红,含着阳具的小口也由合紧而变成松开,任由荣基在她口中任意抽插。

      家宇见她已经被插够了,於是再用力地在她的名器阴道内插多几下,就带着一蓬白黏黏的淫液,把阳具全根抽出来,可看到他此一下猛然的抽出,连美欣的小阴唇也被他的阳具带了出来,然後再慢慢地翻回里面,但被带了出来的淫液却没有被吸回去,沿着她的大腿向甲板滑下去。

      只见美欣在他抽出阳具的同时,又得到了一次高潮,整个人痉挛似地抽搐了几下,双腿无力再支撑着自己下半身的体重,颓然趺躺在地上,但上身却仍然用手支撑着,让荣基仍可自由地让阳具在她的小口内出入。

      虽然看到美欣被他干到爽昏了,但他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握着仍然滴着美欣淫水的阳具,把龟头抵着正努力吸啜着志力的阳具的梅丽的阴道口,慢慢地揉着她的阴核,并在她的阴道口上下拖弄,弄得她的阴道口不断变形,时开时合,阴唇也被弄到翻来翻去!

      梅丽一边含着志力的阳具,一边「依依啊啊」的扭动着屁股来迎合家宇的挑逗,显然她已经动情,希望能够尽快将家宇的阳具纳入阴道内。

      家宇也知道她的意图,於是只玩弄了她的阴唇口多一会,就双手按着她的屁股,硕大的龟头将她娇小的阴唇顶开了,阳具顺着湿润的阴道向内挺进,最後只剩下两颗睾丸留在她的阴道外。他的那些沾满了每个女孩淫水的阴毛,紧贴在梅丽的屁股上,像是梅丽的屁股突然长出了一束黑色的花朵似的。

      只见家宇的屁股肌肉一收一放,就发力地把自己的阳具全力一抽一插於梅丽的淫热阴道内,并发出「噗滋、噗滋」的硬挺阳具和湿润阴穴的磨擦声,与梅丽「依依啊啊」的一句句叫爽死的淫秽浪叫声,合奏成一阙天下间最淫荡的交响乐曲。

      此时的梅丽已经被家宇干到忘记了要含着志力的阳具,她只懂双手捉着志力的阳具作为支撑着自己身体的扶手,全靠志力的阳具她才能继续保持着趴跪的酥软身躯。

      本来正闭上眼睛、享受着梅丽的超高舔弄技巧的志力,发现自己的阳具没有被梅丽含在口中,於是睁开眼来看个究竟,第一个映入眼帘的就是梅丽那一张被家宇干到快要爽昏的淫荡样子。

      他一手抄起她的乳房来搓揉,一手插入她的秀发内轻轻扫抚着,问道:「丽丽,你真的进步了不少。以前,我只操你数分钟,你就爽昏了;如今你被我们这样轮流地操,还未爽晕。」

      谁不知,梅丽却呻吟着说:「不……啊……家宇……我……我……快要被你插死了……啊……啊……家宇,停一停好吗……啊……啊……我死啦……啊……啊……家宇……不……不要……」

      说着说着竟然就真的昏过去了,但双手仍然捉着志力的阳具。家宇却不理会梅丽被自己干昏了,仍托着她腰,让阳具一下一下地继续在她阴道内进进出出:「志力不用担心,我替你干醒你女友,让她再替你口交!」

      我也乘机道:「志力,真的哩!我也试过干昏了你女友後,再干醒她,来来回回达四、五次之多呢!」

      志力居然一点也不担心的说:「这个不用你们说,我试过一晚干昏了她不下十次,但她每次再醒来时,比未昏前还浪呢!那晚,我共射了五次之多呢!」

      家宇听得我们这样说,就更加落力地抽插着梅丽的浪穴,只见他们俩的交合处,尽是被磨擦得变成了白浆的淫液,「噗哧、噗哧」之声不绝於耳。

      就在家宇的全力干弄下,梅丽又再次悠悠醒来,当她感到家宇的阳具还在自己体内任意冲击着,下体的快感又再次传遍她全身,一醒过来,又达到了一次高潮,只听她呻吟道:「啊……家宇……你……你……好坏……啊……人家被你干昏了……啊……啊……还不放过人家……啊……啊……」

      家宇笑说:「不是我不放过你,是你的男朋友说把你再干醒,你会更浪地去替他口交,我只是帮他一把罢了!如果你真的够了的话,我就转去插子君了!」

      说着说着,家宇再次全力地把阳具於梅丽的湿透阴道内抽送,弄得她上气不接下气,隐约听到她求饶的声音。

      家宇却不放弃作弄她的机会,问道:「你说什麽?我听不清楚。大声点!」

      梅丽一面要忍受着家宇不断带给她的刺激快感,一面娇呼着说:「啊……家宇……啊……放过人家吧……我真的受不了呢……你快去干子君呀……啊……我又要高潮了……啊……」

      家宇笑说:「既然你求我,我就放过你啦!」说着已把阳具从她阴道内抽出来,只见一团白滑的淫液顺着他抽出来的阳具,「啪」一声落在甲板上。梅丽亦同时达到了另一次高潮,整个人软摊在志力身上,不能动弹,只懂捉着志力的阳具,趴在他身上喘息着。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