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园春色
  • 最新排行

    美味

    发布时间:2020-02-24 20:53:02   
    1明穗下课後,想走出教室时,女学生桃山潮美说∶「我有一件事想和老师商量,可以吗?」「可以,什麽事呢?」「我不能在这里说,老师能不能到我家来呢?」「是怕别人听到的事吗?」「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的,对家人也不能说。」「那样重要的事,我可以吗?」「就是不可以,我能商量的,也只有老师,我在校门前等老师。」「好吧,等会见吧。」明穗走出教室就回教职员室

    不知道不能向家人说的事是什麽?

    桃山潮美是明穗担任导师班上的学生,在女学生中也特别显着,有可爱的脸和令人联想性感的身体,在男生中成为偶像。

    不只是学生,在教师之间,也常谈到潮美的性感身体。甚至於有人怀疑,潮美已经有性经验。

    明穗有时看到潮美走路扭动屁股的模样,就觉得非常性感,说不定真的有男人的经验了。虽然不愿意怀疑自己的学生,但看到潮美的身体,不由得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据传,女生的三分之一已经有性经验。虽然不愿意相信,如果是事实,桃山潮美当然要列入已经有经验约三分之一之中。

    「老师,这就是我家,白天没有人在家里,父母都去工作,如果只有父亲工作,房子的分期付款好像负担太大了。」「哦┅┅那麽在你妈妈回来以前,你是一个人,很寂寞吧?」「当初是很寂寞,但现在习惯了。老师,请进来吧!」桃山潮美的家是建造在清静的住宅区里。这里是属於高级住宅区,房价一定很贵。

    明穗被带到二楼的潮美房里。

    「老师,只有果汁┅┅」「谢谢┅┅你妈妈什麽时候回来呢?」「要到六点多钟。」「我记得你是独生女┅┅是吧!」「是的。」「老师以前就感到很奇怪,你好像不喜欢和其他女生一起谈话?」「没有特别的理由,止不过是女孩子最喜欢在背後说别人的话,我不喜欢那样。老师,为什麽女孩子都喜欢谈论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事呢?」「这是很难回答的问题┅┅为什麽会这样呢?说实话,老师也不明白,你要和老师商量的就是这件事吗?」「不!不是的。」「是其他的事吗?」「是。」「我不知道是不是能成为刚才的问题的答案。包括老师在内的女性对新的东西或陌生的事都会表示有兴趣,所以是女性特有的性质吧。」「班上的同学们有没有说我的坏话呢?」「说你什麽话呢?」「说我性交,常有男人在一起玩┅┅」「没有人说这种可怕的话,老师没有听说过,是谁说的?」「不,没有关系了。」桃山潮美把果汁的空罐放在桌子上,确实有些老师是用那样的眼光看她。

    也许这种话传到潮美的耳里。如果因此使潮美走向更不好的行为,那个教师等於是犯下大罪。做教师的人,无论在任何情形下都不应该把自己的想法或感受随便说出来。

    「要相信自己,不要受到那些话的影响。」「是,我会尽量不放在心上的。」「那麽,你找我要商量什麽事呢?」「老师,要先答应我绝对不会告诉别人。」桃山潮美看着明穗的眼睛说。

    她的表情认真到可怕的程度,好像在说如果不遵守诺言,什麽事都会做的出来。既然对父母都不能说的事,当然会这样吧,而且答应和她商量,就应该答应保守秘密。

    「好吧,我答应。」「老师,说真的,绝对不能告诉别人。」桃山潮美好像还不放心的样子。

    「你就相信老师吧。」「老师,我相信你。」「谢谢,现在你就说吧!」「用嘴说也不容易明白,请看吧┅┅」桃山潮美站起来拉下裙子的拉炼。

    「你┅┅这是要做什麽?」明穗有一点紧张。

    潮美的裙子落在脚下。

    「你脱裙子做什麽?」「啊,在老师面前脱,还是有一点鸡为情,可是怕这样的话,就永远没有办法商量。」「你要商量的事,不脱就不能说吗?」明穗完全不明白潮美的意图。

    2「实际上,我也不想让老师看到。就是老师,我也不愿意老师知道,可是,不和任何人商量,我一个人苦恼也解决不了,所以找决心要和老师商量。请看我这里吧。」「你┅┅」潮美一下就把三角裤脱下去,十七岁少女的局部完全暴露出来,那里有丛草围绕。

    「你把女性最难为情的地方给老师看,要商量什麽事呢?」「我这里的颜色和形状很奇怪,每天想到这件事就没有办法用功。」「有什麽奇怪呢?」「现在给老师看。」桃山潮美用手指把阴毛拉开,肉缝暴露出来。明穗的眼睛注视少女的阴部。

    「老师,奇怪吧!形状不好吧?而且颜色也发黑吧?」确实如她所说,阴核与小阴唇突出到大阴唇外,有一点发黑的花瓣,左右的大小不平衡。这是说,大阴唇分开後才能露出来的内部,平常也暴露出来。

    「这样,我就难为情的,就是有了喜欢的男孩也不能给他看,也不能性交。

    老师,我该怎麽办?」桃山潮美的表情快要哭出来。

    「桃山同学,有性交的经验吗?」少女摇头。

    「一次也没有?」桃山潮美点头。明穗以没有正确的证据,只因为少女的身体上较成熟,就轻率的把桃山潮美看成有性交经验的人,心里感到很抱歉。

    「哦,那麽手淫呢?」「那是┅┅有几次┅┅」「是有罗?」桃山潮美露出羞涩的表情点头。

    「原因还是手淫吗?」「老师对性医学也不太熟悉,不过手淫过多,好像性器的形状会变坏,颜色会发黑。」「果然是那样┅┅」桃山潮美的声音显得无力。

    「当然也不一定是这样。随着身体的发展,黑色素沈淀发黑,阴唇左右的大小也有不平衡的情形。尤其像你这样发育好的女孩最多,所以不要放在心上自寻苦恼。」「可是,一般的人都紧紧闭合,看不见阴核或小阴唇吧,可是我的┅┅男孩子看到了不知道会有什麽想法┅┅羞死人了┅┅」桃山潮美用手挡在阴户上。

    「就好像每个人的面貌长的不一样,性器的形状和大小、还有颜色,也都不会一样,所以不能认为自己的性器异常。」明穗用上课的口吻说。

    「老师,能不能让我看老师的性器?」「什麽?!我的┅┅」听到少女的话,明穗有一点紧张∶「你不要开这种玩笑。」「不,我不是开玩笑。老师,给我看吧。」「为什麽想看我的性器呢?」「刚才老师不是说过吗?每一个人的性器形状和颜色不同,我想确定一下,有什麽的不同。不然,就无法解决我的苦恼。老师是应该帮助学生吧,所以求求老师,给我看吧┅┅」「再怎麽说,这件事是┅┅」「我的已经给老师看过了,老师为什麽不能给我看呢?」「可是┅┅」明穗犹豫不决。可是因为她拒绝的关系,如果桃山潮美对性器的苦恼越来越大,影响到她在学校的生活,那样才是大问题。还不只如此,说不定还会影响到她的人生。

    性交在人生中是很重要的事,因为有性生活,人生才会快乐。记得有什麽人说过这样的话。明穗体验过性行为,才知道这句话是对的。如果桃山潮美认定自己的性器有异常,开始厌恶性行为,她的人生就变成黑暗。

    站在教师的立场,不能使桃山潮美有不幸的人生。

    希望全体学生都有幸福的人生,这是教师的愿望。这样想来明穗就没有办法拒绝了。

    「好吧,如果看到老师的性器就能解决你的苦恼,我会很高兴的让你看。」虽然这样说,她看到明穗的性器是不是能得到信心呢?会不会相反的更失去信心。实际上,明穗的性器无论形状和颜色都比她的好看,阴核和小阴唇都没有凸出来。

    明穗担心桃山潮美看到以後会有什麽想法,必需要让桃山潮美认定她自己的性器没有异常,不然,就没有给她看性器的意义。为使她安心,就不能把性器平时的状态给她看,应该是和桃山潮美是相同的状态。

    「我能不能借用一下厕所,在你面前脱三角裤,老师感到难为情。」「原来老师是怕羞的人,厕所就在玄关旁边。」「哦。」明穗去厕所。进去後就把裙子撩起到腰上,拉下三角裤。

    「要和她的性器一样,只有用手指刺激,使那里兴奋。」明穗的手伸向自己暴露出来的性器。

    3把耻毛向左右分开,从里面出现粉红色的肉片,和桃山潮美的情形不同,明穗的是左右在花瓣密合,完全把性器盖住。

    桃山潮美虽然说只有几次手淫,但根据性器的颜色发黑,以及花瓣的平衡,一定有相当多的手淫的经验,甚至很可能每天都有手淫。不然,阴核和小阴唇就不会那样凸出,可以断定是手淫过度的。

    明穗的手指摸到肉缝上,然後慢慢上下活动。

    「啊,现在是不能有性感┅┅」明穗对自己已经开始出现的快感,身体不由颤抖。绝对不能性感,现在不是为享受快乐,目的是要救一个学生。

    可是身体不管那一些,会敏感的反应,但又不能停止手指的动作。若想和桃山潮美变成相同状态的性器,只有用剌激使那里兴奋,不是那样,就没有办法说服认定自己的性器是异常的桃山潮美。

    明穗在自己的肉洞上继续抚摸,当然会产生性感,明穗拼命的忍耐几乎要从嘴里发出来的浪声。

    受到刺激的肉缝,产生快感的同时逐渐改变形状。颜色有一点发黑,左右两个花瓣淫猥的隆起,膨胀的花瓣,好像地面裂开一样的开始绽放。

    「啊┅┅真性感┅┅」明穗忍不住发出甜美的声音。

    颜色和肉缝分开的情形,大致形成和桃山潮美女性器相同的状态。剩下的是要使阴核与小阴唇肥大凸出就行了。

    明穗把手指放在阴核下,开始向上摩擦。

    「啊┅┅」明穗扭勒腰肢,因为强烈的性感电流从那里产生。

    但现在只顾痛快,而且能在厕所里太久,说不定桃山潮美会来看。如果被她看到,是没有办法解释。明穗进入厕所也有几分钟了,明穗必需要快一点。快感使明穗皱起眉头,用力剌激敏感的肉芽。

    阴核火烧般的热起来,很快开始膨胀,包皮也後退,这时候出现发出粉红色光泽的珍珠,珍珠上沾满黏黏的液体。明穗的身体不只一次的向後仰,但没有时间享受这快感,手指从阴核转向小阴唇。

    那里有滑溜的感觉,明穗用两根手指压住小阴唇,轻轻摩擦。

    「啊┅┅唔┅┅」明穗产生快感,引诱她进人快乐源地的性感电流不停的涌出。

    明穗苦闷的摇头,性感的大腿开始痉挛,受到摩擦的花瓣很快膨胀,变成暗红色。明穗停止爱抚,然後看自己已经变化的性器。

    大阴唇发黑,花瓣向左右分裂,膨胀的阴核凸出,小阴唇也淫猥的露出到外面。

    现在和桃山潮美的状态大致相同。

    这样就可以了,可是把这种状态的性器给学生看┅┅真是羞死人了┅┅明穗的脸红润,用卫生纸轻轻拭擦湿淋淋的性器。已经兴奋的部分非常敏感,只是用纸轻轻擦就产生快感。

    「啊┅┅啊┅┅」强烈的欲火使明穗感到鸡过。

    「啊,真想性交┅┅和男人拥抱┅┅啊┅┅」从明穗的嘴里说出淫荡的话。

    4「老师,这样慢,正想去看你。」桃山潮美看到明穗回到房里,立刻用责备的口吻说。

    「对不起。」「老师上厕所的时间真长。」「是┅┅是┅┅」「老师,快让我看性器吧。」「好,现在就给你看。」明穗撩起裙子,把刚穿好的三角裤又拉下去,露出性器。

    桃山潮美跪下地上看明穗的性器∶「老师,因为给毛挡住看不到肉缝。我可以分开吗?」「你┅┅」「有什麽关系,老师我要分开了。」在明穗回答以前,桃山潮美的手已经摸到阴毛。

    「没有想到老师的毛这样多。」「是吗?」「我也是这样,是属於多的?」桃山潮美把阴毛分开,露出女人的肉缝。

    「啊┅┅」桃山潮美发出兴奋的声音∶「和我的性器一样┅┅」「这样就知道你的性器不是异常的吧。」「是┅┅」「那麽,就不要看了。」明穗准备穿起三角裤。

    「老师,等一等,让我再看一看,因为我还没有看过别人的性器。」「什麽┅┅」「这┅┅」明穗犹豫不决。

    如果在桃山潮美看的时候恢复平时的状态,就不知道刚才为什麽要那麽辛苦的把性器弄成和她一样的状态。如果桃山潮美知道明穗的性器有漂亮的形状,一定会受到打击。甚至於更认定自己的性器是异常的,开始躲避性行为。

    身为教师,那定必须要避免。

    「老师还是会难为情,已经看够了吧。」「不,我还要看┅┅」「你┅┅」「我玩弄阴核会非常敏感,老师也那样吗?」桃山潮美一面说,一面伸手用手指在明穗的珍珠上摩擦。

    「啊┅┅」明穗的头向後仰∶「你不能摸那里。」「老师的这里也很敏感。」明穗让学生看到自己的这种样子感到羞耻。

    「老师,我让你更有快感吧。」桃山潮美继续用手指抚摸阴核,强烈的快感使明穗不由得扭动身体。

    「啊┅┅求求你┅┅不要这样┅┅啊┅┅有性感┅┅啊┅┅不要这样┅┅」明穗要求桃山潮美停止。

    可是桃山潮美继续抚摸阴核,在她来说能看到教师为性感苦恼的样子,是很难得的事。挑山潮美看到为性感颤抖的教师,觉得教师也不外是一个女人。用指尖捏起凸出的成熟肉芽时,明穗开始抓自己的头发,屁股开始扭动。

    「啊┅┅不行了。┅┅求求你不要弄了┅┅再弄下去,老师快要疯了。」「有什麽关系。我不会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老师的阴核真大,老师也是这样子手淫吗?」「那是┅┅」「当然是吧,因为老师也是女人┅┅」「不能从老师的嘴里说出那样难为情的话。」「老师你不用说我也知道,单身的女性不可能什麽事也不做的。老师,对不起。」桃山潮美不肯接受明穗的哀求,还问让明穗无法回答的问题,同时继续抚摸阴核。

    5「你为什麽只问这些令人害羞的话。老师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可是我有兴趣。老师,告诉我,除了手指之外,还用其他什麽东西?」「你说的小道具,比如说是什麽样的东西?」「像可乐瓶,还有香蕉和黄瓜,较粗的香肠等┅┅」「你真的把这些东西放进过你那里吗?」「难道老师没有用吗?」「那还用说,在很重要的地方不该插入那种东西的。」「和插入卫生棉条是一样的。我主要是用手指,但这样还是不能满足,有时会用那种东西,感觉是很不错的,老师也试试看吧。」「我不会用的┅┅」「对了,就在这里试试看┅┅有可乐瓶┅┅」「不!我不要用那种东西┅┅」桃山潮美停止抚摸明穗的阴核,跑出房间。这时候明穗的性器兴奋的火热,从花园流出蜜汁。

    「让学生看到这极样子,羞死了┅┅」明穗用双手盖在性器上,听到从楼梯跑上来的脚步声。

    桃山潮美拿着空可乐瓶走进来∶「老师,把腿分开大一点,不然就不好放进去。」「我真的不要做那种事情。」「老师,真的会很舒服,把腿分开吧┅┅」「插入那样大的东西,会把最重要的阴户弄破,我绝对不要。你也不要做这种事了。」「我第一次也担心会裂开。可是女人的腔是要生小孩的,所以可乐瓶不算什麽。老师,对不对?」「但不能因此就把可乐瓶放进去,而且性器不是插入那种东西的地方。」「老师没有经验所以才说那种话。只要经验一次,就知道是多麽舒服了。」桃山潮美一面说,一面把可乐瓶的嘴插入明穗的裂缝里。

    「啊┅┅」从明穗的嘴里发出强烈的哼声。

    「你不能这样┅┅」明穗急忙抓桃山潮美的手,因为没有想到她真的会插进来。

    「拔出去,快拔出去。」明穗的屁股向後退,可是桃山潮美抱住她的屁股。

    桃山潮美在手上用力,可乐瓶更深入。

    明穗皱起眉头发出呻吟声,感觉出有很硬的异物进入里面。

    「求求你,求求你,快把可乐瓶拔出去,快┅┅」「老师不用担心,不会裂开的,我是有经验的。」「啊┅┅好难过┅┅」瓶嘴的部分已经进去,粗大的瓶身将要插入。明穗感觉出自己的肉洞从来没有被这样扩大,不由得紧张起来。

    瓶身进入洞里,整个性器有发涨的感觉。

    「啊,不行了,快要裂开了┅┅将来就不能用了┅┅绝对不要┅┅」明穗开始哭叫,用手抓住瓶子想拔出去。

    「老师,不能拔!」桃山潮美大叫一声,用力推瓶底。

    「哇┅┅」明穗的头向後仰,产生疼痛,那是超过失去处女的疼痛,美丽的脸因疼痛而扭曲。

    「啊┅┅痛啊┅┅」激烈的疼痛使明穗猛烈摇头。

    「我第一次也是痛的哭了,可是慢慢就舒服了,老师。」明穗哭求,桃山潮美还是不肯拔出去。而且,越是哀求她,她越用力插入。

    可乐瓶在外性器、内性器上一面摩擦一面进入。明穗这时候知道求桃山潮美是没有用的,只好忍耐痛苦。

    随着可乐瓶插入越深,明穗自然的分开双腿。

    「老师看吧,不是进去很多了吗?」吞入瓶身的玉门已经膨胀到极点,大腿开始颤抖。

    明穗感到惊讶,那里还在痛,但敏感的感觉出有一种不同的感觉开始在肉洞里出现。

    「老师,是不是开始感到舒服了?┅┅」桃山潮美看着明穗问。

    「还是很痛┅┅不过有一点奇怪的刺激感。」「我说的没有错吧?老师,那个感觉会慢慢扩大。」桃山潮美用得意的口吻说,开始旋转插在肉洞里的可乐瓶,瓶在瓶上的黏膜被拉动。

    「喔┅┅唔┅┅」明穗的上身弯曲,从肉洞产生刺破子宫般的快感。

    「啊┅┅桃山┅┅还要转┅┅用力转┅┅」「老师┅┅这样吗?」「啊┅┅又感觉了┅┅好厉害┅┅」身体里强烈的甜美感,使明穗的意识混乱。

    「老师,你给我也插入吧。看到老师这样舒服的样子,我也想了。」桃山潮美立刻拉起裙子,下面没有穿任何东西,露出性器。

    「老师,给我插吧。」桃山潮美拿另外一个可乐瓶交给明穗。

    「本来是不可以做这种事的,但今天是特别。就是很舒服,以後也不可以这样做,知道吗?」「如果老师为我担心,我可以不做,但老师怎麽样?能从此不做吗?」「你不要管老师的事了,你绝对不能做这种事。」「知道了,快一点给我插进来吧!」桃山潮美站在那里,把双腿分开很大,明穗拿到可乐瓶,把瓶嘴对正她的肉洞,一用力,瓶嘴陷进去。

    「唔┅┅」桃山潮美皱眉头发出哼声,瓶嘴部分很快进入,开始进入瓶身。

    「啊┅┅舒服┅┅老师┅┅真舒服┅┅」桃山潮美扭动屁股。

    不过瓶身部分还是不会轻易就进入,明穗一面旋转瓶子,一面向里推进。

    「老师,我们把两个瓶底对正,这样玩好不好?」「那样一定很好玩。」明穗感到很大兴趣。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