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园春色
  • 最新排行

    下课后的欢快

    发布时间:2020-02-13 00:01:39   

    「辅导室报告、辅导室报告,林郁芬同学、潘逸翔同学、唐士杰同学、高慕文同学……下课后请向辅导室报到。」 广播声在校园中回荡,被点名的学生都是常客,有如例行公事来来去去,直到他们终于毕业或惨遭退学。 「喂!要不要去网咖?」 「我已经有约了,等一下要补考数学。」 「那我们先闪了,明天见!」 放学时间一到,学生们呼朋唤友、各有去处,也有些人准备前往辅导室,当然是能拖多久就拖多久,反正说来说去不都一样? 「抱歉,我差点又迟到了。」江静文匆匆赶进辅导室,昨晚她熬夜研究资料,今天精神不佳,开会时还频打瞌睡,惹来主任白眼相向。 比她资深许多的方筱竹安慰说:「没关系,学生都还没来,妳大概有五分钟的时间可以准备。」 「谢谢学姊!」静文一边整理档案一边走进咨询室,等会儿她要跟学生单独面谈,必须先了解对方的问题所在。 自从大学心理系毕业后,江静文考进清传高中担任辅导老师,尽管才二十三岁,生性又带点迷糊,她认真的态度却让人印象深刻,也多少带动低迷的工作气氛,毕竟要辅导高中生相当不容易。 这些e时代的小大人,有思想、有主见、有个性,只是少了正确的判断力,尤其现代社会复杂,辅导内容除了学业、家庭、前途,更有暴力、毒品、两性关系等问题,即使老师有三头六臂也不够用。 尽管如此,静文仍一头栽入这世界,凭着满腔的爱心,她相信可以创造奇迹。 不一会儿,房门被打开来,走进一个高瘦的男学生,静静坐上沙发,不言不语,面无表情,彷佛此地别无他人。 静文早已习惯这一幕,常有学生对她视而不见,以为她年轻就好欺负,但她的文凭可不是混来的,她要证明自己有能力! 忽然一阵风吹来,桌上档案随之飞动,她以双手稳住文件,开口道:「你好,我是江老师,今天我们要讨论的是……」 如同往常,潘逸翔的心飞到了遥远的地方,他会来辅导室只是消磨时间,其实他明白这对他毫无作用,就像白昼不会懂得夜晚、大地也不会了解天空。 静文试着以温柔的声音说:「我知道你有自律神经失调的问题,从国中开始看精神科医生,现在你才高一,课业应该不太忙,希望你常来辅导室,让我们多了解你的身心状况好吗?」 听到跟自己毫无关系的内容,潘逸翔才对她多看了几眼,虽然穿著灰色套装、戴着银框眼镜,仍掩饰不了她的清秀稚嫩,可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自以为学了几项理论就能齐家治国平天下。 瞧她那双灵秀大眼,应该有个美满的家庭,这辈子没吃过什么苦,对人性和世界都抱有幻想,不知要多少年才能磨掉天真。 静文脸上仍挂着微笑,「你现在觉得怎么样?睡眠、饮食、上课都还好吗?有没有什么想跟老师说的话?」 他冷冷回答,「妳到底在跟谁说话?先搞清楚再来上班,别浪费学校的钱!」 静文被他吓着了,没想到他一开口就是个难题,「咦?你不是高慕文吗?」她仔细比对照片和本人,虽然脸上都有五官,却毫无相似之处。 糟糕,她拿错档案了!身为辅导老师,没确认学生身分就讲了一大堆,等于是公开他人隐私,这下怎么办才好? 事情变得有趣多了,潘逸翔嘴角微微扬起,他倒要看看这个充满爱心的老师,究竟会直接认错或老羞成怒?据他了解,大人总是说一套做一套。 静文脸上一片粉红,怯怯站起身,「对不起,我认错人了,而且……我不小心说出高同学的情况,请你代为保密,不要泄漏出去,可以吗?」 潘逸翔冷哼一声,「妳是怕我告诉别人,才这么低声下气?」 静文听不出他的讽刺之意,她满心愧疚,深深鞠躬说:「我等会向主任报告,我犯了很严重的错误,应该自请处分。但是……关于高同学的情况,我不希望他有被出卖的感觉,才请你代为保密。」 「是吗?」他很怀疑,这女人的话能相信多少?直觉告诉他,人性天生狡猾,不管外表有多单纯。 「抱歉,我现在就请主任来处理。」静文拿起电话,按下主任的分机。 「等等。」他及时切掉电话,「妳要辅导的是高同学,那我呢?坐在这里听妳说了一堆废话,不是白白浪费我的时间?」 「我会请别的老师再跟你约,真的很不好意思。」她再次鞠躬,内心揪痛。 「算了。」他突然兴起捉弄她的念头,「既然我人都来了,妳干脆替我辅导看看,其它老师我都认识,没半个拿我有办法。」 「你愿意让我辅导?」静文简直不敢相信,居然有学生「指名」要她?! 「如果妳有勇气的话。」他提出条件。 「那当然!」她的精神为之一振,「你等我一下,我去拿你的档案。」 「不用了,我自己都可以背了。」他顺口说出,「潘逸翔,今年十九岁,五岁时父母离婚。从小转学二十三次,休学八次,退学十五次,自杀六次。」 静文的脸色一下刷白,说话也随之颤抖,「你是不是在跟我……开玩笑?」 当今社会,父母离婚并不稀奇,转学、休学、退学也算平常,但是……他竟然自杀六次?这孩子才多大,怎会有那么深的痛?那么多的苦? 潘逸翔只是耸耸肩,「老师如果不相信我的话,就不用替我辅导了。」 「不,我相信,我只是太惊讶了,请问你……为什么……自杀?」她赶紧澄清,说到这两字却觉颤抖。 「我想不出活着有什么意义?如果妳有答案,请告诉我。」自从有意识以来,他一直想知道,自己为何来到这世界? 「呃……」静文刚好坐在窗口,伸手就可碰到室外,「像是阳光,让人觉得很温暖;还有微风,让人觉得很轻柔,光是这样就很感动、很想活着了。」 潘逸翔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以往总是些制式化的回答,像是实现自我、服务社会、奉献所学等等,没想到她说出的蠢话竟让他怦然心动。 「太简单了吧?」 「简单就是快乐,难道你不觉得吗?」 「不觉得。」他回答得太果断,毫无转圜。 她有满腔的爱心,怎会就此退却?「那是因为你想得太复杂了,来,跟着我做,把嘴巴往两边拉,马上就有笑容了。」 他当然没照做,只不过看她鼓着双颊、硬挤笑容的模样,一点都不像老师该有的样子,反而像个耍白痴的小孩,让他倔强的眼神稍微软化了。 「怎么样?心情好点了没?只要把自己当成小孩子,快乐是很简单的。」她嘻嘻一笑,「像我小时候,只要看到彩虹就觉得好神奇、好美妙,而自己居然可以活着,这不是很幸福的一件事吗?」 「那是小时候,难道妳现在还有相同感觉?」 她早猜到他会这么问,立刻回答,「长大以后,快乐的能力会逐渐消失,所以要常常提醒自己,抬头看看天空,哇~~好蓝好蓝喔!这个世界好大好大喔!虽然有难过的时候,也有高兴的时候,不管怎么样,这些都是我活着的证明,所以我要用心去感受、用力去体会,把握生命中的每一刻。」 潘逸翔一时恍惚了,并非因为她的言语,而是她真诚的表情,就像个未经世事的小女孩,仍保有与生俱来的单纯。 静文看他陷入沉思,对他挥挥手说:「想起来了没?小时候的你是不是很容易就开心?还记得第一次发现活着有多奇妙吗?」 他内心一震,潜伏的往事再次涌现,却是他永远不愿想起的回忆。 重拾起武装的神情,他冷漠回答,「很遗憾,妳的辅导对我没用,下次我还是找别的老师。」 「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我们可以再多谈谈……」她的呼唤无法改变他的决心,他势必要离开这个荒唐的地方。 潘逸翔才刚离开,风儿争先恐后从窗缝扫进,静文全身一阵发抖,只觉得这初秋的天气变化多端,为何刚才温柔的微风却成了刺骨的寒风? 收拾好学生档案,静文背起皮包准备下班,主任陈威年喊住她,「对了,高慕文今天请假没来,刚才妳辅导的是谁?」 静文害羞的吐吐舌,「他叫潘逸翔,我以为他是高同学,真不好意思。」 陈威年「啊──」了一声,皱起眉头说:「那个孩子上学期才转来,已经难倒了所有老师。」 静文颇有同感,「嗯!我跟他谈了一下,发现他很不快乐,也没有求生意志。」 「他不是普通的问题学生,其实他智商很高,想考满分就满分、零分就零分,也没吸毒、飚车、混帮派。」陈威年随手拿出潘逸翔的资料,「妳看,他还得过物理竟赛的第一名,可见他资质良好,就是心结打不开。」 「是不是因为他父母的关系?」在她印象中,双亲对小孩的影响最大也最深。 「多少有关系,但这已成定局,他不该就此放弃生命,只可惜,我劝了他多少次都没效果。」陈威年有二十年辅导资历,碰到这古怪的孩子也没辙。 静文一边翻阅资料,一边提出要求,「主任,虽然我不是负责辅导他的老师,但如果他愿意跟我说话,我可以多关心他一下吗?」 「那当然,我们又不是做业绩、比排名,只要对学生有帮助,每个老师都该尽力而为,不过别太勉强,我怕妳会有挫折感。」他自己就吃过苦头,面对这个太聪明太敏锐的孩子,怎么说怎么做都不对。 静文点点头,「我知道,我会随时跟主任请教的。」 「别说请教,我根本拿他没办法!」陈威年苦笑抓头,他才五十岁就满头白发,全是拜这些天才学生所赐。 两人相视而笑,虽然一个资浅、一个资深,热诚的心却是没两样。 那天起,江静文除了自己该辅导的学生,也特别注意潘逸翔的动向,尽管他会定期向辅导室报到,但显然是敷衍了事、心不在焉,所有老师都对他宣布投降。 「算了、算了。」陈威年做出消极结论,「只要他来上学,没自杀就好了。」 方筱竹也领教过他的冷漠,双手一摆说:「有些事无法强求,老师也不是万能的,就看他自己的造化吧!」 静文心想这不是办法,只要有机会碰到潘逸翔,她总会亲切打招呼,即使他视若无睹,她也会做鬼脸、吐舌头,希望他眼中能有些许暖意。 潘逸翔一开始以为她疯了,哪有老师像她这么没自觉、没尊严的?后来发现她只是想逗他开心,看在她用意良善份上,他才勉强忍耐下来。 「碰到老师应该要打招呼呀!」她不时找话题跟他聊。 「哦~~」他懒洋洋靠在门边,点个头作响应。 「看你一点精神都没有,以后要早睡早起知不知道?」 「嗯哼!」他仍是那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但她就是不肯放弃,「有空多来辅导室,我们都很喜欢跟你聊天。」 他被她烦够了,直接闭上眼,明白告诉她滚远点。 「没事就多笑一笑,才不会得少年痴呆症!」她再做一次叮咛才走开。 静文一回到辅导室,学姊方筱竹就上前说:「刚才妳在日行一善的时候,所有辅导老师都看到了,我们还打赌如果潘逸翔说了一个字,就要捐给妳一百块!」 「啊?」静文听了哭笑不得,「你们对我这么没信心?」 主任陈威年接着说:「谁教潘逸翔那么酷?他对妳的反应已经算好了,有时候他看到我转头就走,我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方筱竹拿出三百块放到桌上,「来,这是妳的赏金,刚才他说了『哦』跟『嗯哼』,大家都听得非常清楚。」 「谢谢~~」静文对众人致谢,苦笑道:「我会把你们的爱心捐给慈善机构,并且化悲愤为力量,愈挫愈勇!」 「主任,我们干脆设立一个辅导潘逸翔的奖项,谁能让他振作起来,谁就得到特别奖金,怎么样?」 「好主意!我先捐两千。」陈威年快人快语,掏出皮夹却只有五百元,不由得自己抓头傻笑,「糟糕,出门前忘了跟老婆要零用钱。」 「没关系,主任有特权欠帐,其它人来我这边登记,有参加就有机会喔!」方筱竹拿出纸笔记帐,大家纷纷跟进,像买彩券一样热络。 说笑的时光过得特别快,潘逸翔依然是辅导室的难题,也是江静文的最大挑战,直到某一天,她无意中闯入他的世界。 如今回想起来,她甚至不知那是好是坏,或许缘分来了无法挡,或许宇宙中有某股力量,注定要让她遇上他。 记得那是午休时间,静文独自爬上楼顶,享受片刻宁静。每天处理那么多问题、面对那么多学生,有时她真希望自己能飞走,飞到遥远的地方。 打开楼顶大门,迎面而来的是猛烈强风,她心想,奇怪,刚才在楼下根本没风,或许是高处的空气对流特别旺盛。 才拨开被吹乱的发,一幅惊人画面映入她眼中,有个男孩站在围栏上,双手高举,彷佛正在跟天空对话,也随时可能亲吻地面! 「潘逸翔,你怎么站在那儿?千万别做傻事!」那背影她相当熟悉,用不着半秒钟就喊出他的名字。 听到有人打扰,潘逸翔仍自言自语,「我想要飞。」 飞?她全身一颤,来不及深思,先用哄孩子的方法说:「好好,老师带你去坐云霄飞车,拜托你别用这种危险的方法!」 她的答案让他不禁微笑,缓缓转过头,「云霄飞车对我不够看,我希望像风一样,飞到天涯海角,这样对每个人都好。」 「这样才不好!」她缓缓走近两步,唯恐刺激到他,引发无可挽回的结局,「你爸妈、老师、朋友都会伤心的!」 他却摇头说:「妳错了,他们只会觉得少了个麻烦。」 「不要!」眼看他纵身要跳,她飞奔向前,赶在最后一秒抱住他。 风向突然逆转,强烈得无法抗拒,潘逸翔往后翻倒,两人滚落在水泥地上,他眼中并无意外神色,只淡淡的问:「老师,刚才妳不怕被我拉下去?」 她一边喘气,一边确认他没事,「只要你平安就好。」 「像我这种人,有什么好救的?」 「你别?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