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乌果大 战纪嫣然

    发布时间:2020-01-20 00:00:18   


    自从项少龙退出秦国远遁塞外已有好几年了,日子到也平平安安,唯一比较烦的就是附近有一少数民族部落总是来骚扰,不是今天偷头些牛羊就是明天攻击乌家的牧羊人,反正就是烦透了,开始项少龙还报着与人平安的和平心理不想着事太绝。


    但那些部落好象认为乌家堡好欺似的,最近竟然开始攻击到乌家堡附进了而且还杀了几个人,乌家堡高层再也着不住了,主战呼声一浪高个一浪,项少龙也想给这些胡人一些教训,就统领乌家精兵攻击胡人,也许是胡人太菜和乌家堡精兵太厉害,一接触胡人大军就被击败,丢下大批的物品就逃了,乌家堡精兵打扫战时竟然发现大批的汗血马,项少龙自然知道汗血马的意义,就让纪嫣然留守乌家堡,自己带领大军追击胡人想得大批汗血马的马种。


    纪嫣然在家留守时自是十分的认真与努力,每晚都要在深夜才睡。这日晚当她巡查完想会卧室时经过乌果房间时见其灯还亮着,不知是怎么回事就前去看看,走到窗口时一阵若有若无的呻吟声传出来,纪嫣然已是早已经过巫山云雨的少妇,自然知道这声音代表什么,当下就想离开,但那声音好象有股魔力似的竟使她双腿不能移动分毫,而且不自觉的向视窗移去,走到窗前纪嫣然用她那雪白玉手沾了点口水,就戳破那窗纸,凑近那小洞向里面看去,顿时一股熊熊裂火在她心中燃起,只见周薇骑在乌果的身上,乌果躺在床上那大鸡巴高高耸立着,周薇正用纤细的五指扒开自己的小嫩穴,弓身坐在乌果挺立的大鸡巴上,那儿拳大小的龟头已插入了周薇的小穴,周薇媚眼紧闭、嘴里不断娇喘着。


    乌果则两手托着周薇高挺的两乳一边扶摸,一边淫说:“阿薇,你的奶子越来越大了,今天我一定把你的奶子玩出水来,让你下边流水,上边也流水”周薇一边开始上下套弄,两只淫乳在胸前不断上下跳跃着,小穴的嫩肉随着周薇上下的运动而被乌果的大鸡巴不停带进带出,淫液也从小穴中流出。一边对乌果说:“我们好久没干的这么爽了,今晚一定要干到天亮,你的东西又大,又能干,人家每次都被你干得死好几回,这次我一定让你玩个够”说着便呼呼地从子宫内射出大量的阴精,原来周薇生小孩已有一段时间没和乌果干穴了。周薇光着身子站立着,双腿分开,阴户中还不断流下淫水,乌果半跪着用手指插入周薇的阴穴中,不断搅动、插抽、先是一个手指,后来竟把五指都插入周薇的小穴中,周薇更是敦着身子,双腿打开让阴户张得更开,还不停摇晃着下身,双乳不断在胸前颤动,由于性兴奋周薇的雪白大乳房胀得象刚出笼的大肉苞子,那粉红的大乳头不时流出奶水,两手不停搓着双乳,每当子宫内的阴精泄出时,兴奋的周薇用纤长的嫩手握住两乳用力捏着,白色的奶水从乳头处飞溅而出,射得满地都是,阴户开口处便是象下雨似的,双腿已湿透了,地上除了白色的奶水便是从周薇阴户中流出的淫水、阴精,整个室内春光无限、有乌果淫笑的笑声、周薇性高潮时发出的娇淫声。


    这时乌果把周薇的左腿抬起放置腰间,用手护着那杆大肉枪顶向周薇小穴,周薇则一边娇声说:“阿果!你小心些,别把我的小穴插穿了!啊!”一边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撑开正流着淫水的小穴,只见乌果一挺腰,一尺来长的大鸡巴就插入了小美穴里,周薇不甚忍受从下阴处传来的酸软的感觉,全身不停晃动,乌果一边抽插周薇的下阴,一边拉住周薇的一只美腿让周薇保持摇摇欲堕的身体。乌果一口气插了周薇五百来下,见周薇一边叫好爽,一边泄出阴精,怕周薇受不了自己的抽插,这才用大龟头抵住周薇子宫不断来回磨蹭周薇的子宫内壁,就在周薇又泄了一次阴精后才满足地射出阳精,强有力的水柱弹射在周薇的子宫内,周薇又是泄身又是娇喘道:“阿果!我快死了!舒服死我了——-你的鸡巴真利害!啊——-呵!爽——-你真强——-啊!——-”乌果一边让上气不接下气周薇躺在床上,一边用手扶揉着周薇那肿胀的双乳,鲜红的乳头一让乌果的手碰到就不停地流出奶水,周薇一边喘气打开双腿抬起下阴,只见下阴大开,两片嫩肉一张一合地吐出淫水和阴精,乌果射在周薇子宫内的阳精也同时缓缓流出,一边亨受性高潮的余潮快感,乌果见态便大力的捏起周薇的乳头,周薇娇躯连连颤抖,见自己的奶水正从乌果揉捏的乳头中 出,而乌果见状就凑上去张嘴接住那白色的奶水,一边啧啧的吸着一边说:“真是不错,我们小微微的这儿也是一个蛮好的地方嘛——哈哈哈哈。”周薇用手打了乌果一下说:“不要脸和小孩争吃的”


    乌果嘿嘿一笑说:“我当然不要脸,不然当初怎么能把你从三爷手中弄出来,


    对了下面开始保留节目”周薇听了脸上一片艳红说:“真不知道你从哪儿知道的,每次都要弄人家那儿。”乌果嘿嘿一笑说:“这是三爷教我的想不到吧?”说完就在周薇屁股上“啪”的拍了一记,周薇从乌果身上爬起然后双膝分开跪下来和乌果头股相错,周薇一低头就抓住乌果的软绵绵的泥鳅,并低下头张口去舔,不一会儿那软泥鳅就在周薇的抚弄下有雄赳赳气昂昂起来,周薇就在那大龟头上用舌头舔来舔去,不时还还用牙齿去咬一下,此时乌果就“啊”的一声低叫,她的双手则不停的在那儿臂粗细的肉棒上来回抚动,乌果则不时挺一下屁股,肉棒就在周薇口里刺了进去,周薇不时被乌果的那超级肉棒刺得翻白眼。


    纪嫣然被眼前的淫糜景色弄得欲火不停的烧啊烧啊,她只觉得全身象火烧一样难过(此时正是晚春,深夜还比较凉)就把一只手伸进衣服里面,再她那高耸丰满的奶子上不停的抚摩,不一会儿那奶子旧变得越来越大,那乳头摘就变得象石头一样坚硬了,一抚上去就一阵酥麻传偏全身,而另一只手伸向裙子里,一伸到里面就摸到一片淫液,原来在刚才的观战时里面就流出了大量的淫水,她用手指轻轻地拉扯自己的阴毛,微痛中感到小洞中开始兴起一股酸麻舒服的感觉,淫水也汨汨流出。当手指划过花瓣,玉指指尖碰触到小豆时,纪嫣然不由起了一阵颤抖,淫水流得更多了,手的动作越来越快,指尖已轻压着小豆在打转。此刻纪嫣然感到小洞壁逐渐开始蠕动,空虚的感觉越来越强,便把自己的手指插入小道里快速地抽动,纪嫣然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淫水四溢而出,可是小道和花瓣上却愈来愈火热,虽然手指的动作已到极限,快感不时从奶子和下体传来,不一会儿高潮便来到。


    此刻纪嫣然感到小洞壁逐渐开始蠕动,空虚的感觉越来越强,便把自己的手指插入小道里快速地抽动。纪嫣然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淫水四溢而出,可是小道和花瓣上却愈来愈火热,虽然手指的动作已到极限,快感仍不时从奶子和下体传来。不一会儿高潮便来到,纪嫣然只觉一大股淫水从阴道流出。她不由闷哼了一声,幸好里面的两人正专心大战没有发现外面还有人在免费观看,然后软到在墙上,这样一来却更有利于偷看里面的情景,却又不防碍她自慰。只见周薇已把乌果的大肉棒吐了出来,一缕银亮的淫丝从周薇嘴里和乌果的大龟头相连。纪嫣然一见不由惊呆了,那乌黑的肉棒大约有一尺长,鸡蛋大小的龟头杀气腾腾的怒视着周薇。纪嫣然不由得把它和项少龙的鸡巴相比,觉得乌果的还要大上一两分,(其实乌果以前没有这样大的,上年春天他和周薇在外打野战的时候被一种叫淫王蜂的蜜蜂叮了一下就变成这样了)以前以为项少龙的已是人间极品,不想还有一根比他的还要大。纪嫣然不由感叹自己孤陋寡闻,突然想到如果被这样大的肉棒插到自己的淫穴里是什么一种感觉。想到这里纪嫣然就看得更仔细了。只见乌果双手抓住周薇的软绵绵的白玉般的屁股,在上面揉来揉去,那双白肉丘在乌果双手上变幻出各种形状。


    乌果张嘴伸出舌头向周薇两胯间舔去,周薇则配合似的发去一两声低吟,突然乌果张嘴咬住周薇的那粒淫豆,周薇则“啊”的一声尖叫,好是爽的不得了。纪嫣然不由想到如果自己现在是周薇那该多好啊,这不该怪纪嫣然淫荡,因为她已有近四年未和男人干过事。原来项少龙当初经过核辐射的后遗症在他们还在秦国时就已表现出来了,但项少龙为了满足几位娇妻,不顾身体,旦旦挞伐。再加上小盘的背叛,终于使项少龙在四年前已不能房事,这四年来纪嫣然,琴清姐妹几个不但要守活寡,还要在外人面前装出很幸福的样子,想要解决生理问题就只有自己动手。好几年没尝男人味的她们自然是久旷怨妇,现在都有一点怨恨项少龙了。其冷暖只有她们几个姐妹自知,今天见到别的男人的肉棒那久埋的欲火就自然升了起来,更何况现在这根肉棒比项少龙的还要大还要长。慢慢的周薇跪爬在床上,双手支在床沿,屁股高高蹶起,乌果爬在她的后面,双手搂住周薇的滑嫩的纤腰,头埋在周薇的白白嫩的屁股间又啃又咬。由于背着的关系纪嫣然看不清乌果在干什么,但从周薇那快乐的呻吟声知道周薇现在十分的爽。突然乌果“啪”的拍了一下周薇的屁股,周薇“恩”了一声,以前项少龙最喜欢拍纪嫣然她们的屁股,纪嫣然自是知道其中的快乐和舒服。周薇顺着乌果的意思扭了一下屁股,好象她们是有默契似的,随着周薇的这一扭动纪嫣然就什么都看的清清楚楚了。周薇然后将双腿分得大大的,乌果就顺着周薇屁股沟舔下去,周薇似不堪其扰不时扭动屁股,乌果则双手按在周薇屁股上,不停的摸,捏。一方面享受爱妻的美臀,一方面固定不让她扭动。


    慢慢的乌果已舔到周薇的屁眼,只见周薇的屁眼略显淡红色布满褶皱,褶皱沿边到了细小的洞里,周围长满了细细的茸毛,好似菊花蕾似的,淫液流过的花蕾被映衬得娇艳夺目,明丽动人。乌果哪里还忍得住,以舌尖专舔周薇紧缩的后庭,周薇只觉万箭攒心的快感一起涌来,心里的空虚饥渴感一下子增加了几十倍,后庭热切的需要什么来填补那空虚的感觉,她不由情急的哼道:“快,快,插进去啊,阿果,好阿果,—我的亲亲好丈夫——,快插进去啊——”乌果见状不由笑道:“小骚货,小宝贝你比我还急啊!”说完依旧跪在周薇后面,双手扶着那大肉棒,在周薇屁眼上磨来磨去。周薇只觉好似万只蚂蚁在屁眼上爬,心中那骚闷的感觉越来越甚,又叫到:“你这死鬼,快啊——好难受啊——好哥哥我求求你快啊——”乌果在周薇小穴里掏了一把淫水又在周薇奶子上摸了一些奶水涂在周薇后庭上,然后便用力掰开周薇的双臀并叫道:“阿薇,你也用点力啊”周薇把双手伸向后面死死地抱住那两瓣肥肉,纪嫣然见状奇道:“他们想什么。”这也不能怪她孤陋寡闻,纪嫣然对于一些有些放荡过份的做爱方式,还是有些抗拒的。对她向来是尊敬和宠爱并重的项少龙,也不好意思强逼着纪嫣然做一些出她不想做的事的事情。


    纪嫣然一向认为后庭是不洁的地方,项少龙好几次有意无意的碰到她哪儿都叫她给阻止了,她想不到那儿可以用嘴舔的,而且舔起来双方都十分兴奋,下意识想叫项少龙来试一下,但她马上想到项少龙已不能人道就不由怨恨起项少龙来。一个想法在她心中突然冒起,项少龙既然可以有几个妻子为什么她不能有另外的男人,但她马上就把这个想法压了下去。想当初,自己和项少龙恩恩爱爱羡煞多少人,就是姐妹几个也有几分羡慕自己和项郎的默契,自己怎能作对不起项郎的事。这时乌果已把那大肉棒插进了周薇的屁眼里,乌果不停的抽插着那大肉棒,腹部不停的撞击着周薇的屁股,传来一阵一阵的“啪啪”臀腹相交的声音。乌果叫道:“好薇薇,——你的屁股好紧啊——比小穴爽多了,我好喜欢——以后每次都要干你的屁眼,——啊——啊好爽啊——”而周薇此时则叫道:“真的好爽——啊——好哥哥用力——啊——,我以后每次都让你干我屁眼——啊————啊——啊——用力太爽了——好哥哥用力——对再用力一点——”周薇边说边用力向后挺动屁股,她脸上一片艳红。媚眼如丝的盯住乌果叫道:“啊——啊——真好——啊用力啊——乌果则在此时终于发挥出他那精兵大头领的实力,连续挺了几百下依然生龙活虎的。


    纪嫣然那已熄灭了的欲火又熊熊的燃了起来,如果不是不好意思,再加上周薇在里面,她恐怕已冲进去向乌果求欢了。纪嫣然此时双眼似要喷火似的盯住里面看乌果和周薇干穴,可惜这半夜没有人起来解手之类的,否则纪嫣然可能看见男人就会冲过去强奸他。而在乌家堡里恐怕还没有人能打得过她,更何况又有谁会反抗这个绝世美人的强暴?纪嫣然只觉得过了好久好久乌果才在周薇屁眼里射了精,然后乌果抱着周薇睡了,而那根软了下来的肉棒还插在周薇屁眼里,乌果抱着周薇就这样沉沉的睡了。纪嫣然再狠狠的看了里面一眼,才迈着软绵绵的双腿走了,而她刚刚站立的地方则流了一大滩淫水。看了刚才的一出淫乱无比的春宫戏,纪嫣然终于忍不住淫心大动了。三十来岁的年龄,正是一个女人如狼似虎的时期,更何况美丽的她一向已才貌双绝而着称天下,在没有人慰籍的四年中她的心态开始慢慢的变了变得总想和男人欢好变得开始贪淫了,只是她自己不知这种情况罢了。


    淫心大动的纪嫣然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脑海中总是浮现出乌果和周薇欢好时的淫荡情节,特别是乌果将肉棒插进周薇的屁眼时周薇那极端兴奋的表情给纪嫣然震撼是不可思意的,一向好洁的她是不可想像插屁眼会带来如此快感,对任何事物都抱好奇心的纪嫣然不禁想到项少龙回来一定要他试试,可马上就想到项少龙已不能人道就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乌果那超大号的肉棒就在项少龙从纪嫣然脑海中退去的时候站住了脚,它不断在纪嫣然脑海中晃来晃去,慢慢的纪嫣然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可那淫却去越来越甚,淫水又开始从阴道中流了出来,纪嫣然又一次地将手指伸入了自己的下体。葱嫩的手指一接触到下体的红豆,最敏感娇嫩的地方被触碰,纪嫣然面红耳热,她隐隐觉得自己这么做不对,可是那种犯罪的快意却驱使她的手指往下体里伸得更深。她先是尝试着在淫豆上轻轻地按了一下,一股难以言喻的快感传来,纪才女檀口不由自主的发出娇媚的呻吟。在那一瞬间纪嫣然好象觉得乌果出现在面前正异性昂然的看着自己手淫,纪嫣然更觉得莫名的兴奋,偷欢的刺激更使她觉得快感一阵一阵的传到全身,他正用舌头和嘴唇含着自己的这里,想像着乌果正用舌尖舔着自己羞人的地方。


    那种百抓挠心般的麻痒,有如千万条虫子在下体爬动着,常弄得平时圣洁端庄的纪嫣然失去常态,全心全意地放开胸怀,享受肉体的快感。她张开性感动人的樱唇,喊着乌果的名字。手指不停地揉着下身,指尖在小穴里不断地深入着,手指的表皮研磨着阴道四壁的嫩肉,而她的另一只手却放到了自己的酥胸上,酥、麻、痒的感觉再次地传来,纪嫣然的胸部开始发硬,饱满的玉乳象桃子般地向外凸起,鲜艳红嫩的乳头象樱桃一般艳红.下人们都一睡了,没有人会看见我在做什么。那种偷吃禁果的犯罪般兴奋感,刺激得纪嫣然不顾一切地揉躏着自己的身体。“啊——啊——啊——阿果”就在纪嫣然狂叫乌果的时候,却全然不知乌果就在外面正津津有味的观看着他心中的女神自慰,原来乌果在周薇怀小孩的时候因为孤枕难眠,但他又看不上乌家堡里的其他女人毕竟周薇已是绝色,而其他的人已被乌家堡里的高层全部占完了,而他也不敢打她们的主意,就经常在半夜是起床练上一偏从项少龙出学来得刀法,这一练竟练成了习惯,今晚虽和周薇狂欢了一夜,但躺下去还是睡不着就又起来练刀法,当他练到一半的时候听到好象有人在叫他就顺着声音找去,不想竟找到了纪嫣然房前,看到里面还没熄灯,而且还有一阵阵地呻吟传来,听声音里面好象是纪嫣然和人欢好,乌果不竟感到奇怪,因为项少龙已走了是谁在里面啊?乌果就走上前去看个究竟,这一看竟看到自己心中的女神正在手淫,这使他十分的兴奋,就在窗外津津有味的欣赏了起来看到情深处,他不自觉的把他那肉棒掏了出来顺着纪嫣然的节奏用手在上面套弄了起来。


    纪嫣然用手使劲的拧着自己的双乳,雪白高耸的乳房在她的手中不断的变幻出各种形状,手指碰到那突起坚硬的乳头时,一种异样的快感立即传到心房里使她越来越迷恋自慰的刺激,手指在桃源洞里的抽动使快感越来越强烈,在手指的刺激下,纪嫣然的下体,象河蛤吐水般不断地流秘着乳白色的淫液,一点一点地从花芯中吐射出来。


    “阿果,爱我!——啊果——用力——啊!——快——用力啊——”纪嫣然学着周薇一样叫了起来,乌果这时候已经到了极限,听到女神在淫叫中喊出了自己的名字的那一瞬间,只觉得腰眼一酸,他在心中大喊了一声:”嫣然,我来啦!”接着乳白色的精液就从马眼里射了出去。纪嫣然这时也到了高潮,只见她的贝齿紧咬下唇,双目紧闭,从喉咙里发出一阵低呼:”好爽┅┅好爽啊┅┅”接着就见她全身紧绷,阴精从小穴里一股一股的射出。直射了九次后,才见她身子一软,有气无力地爬在了床上。她的脸蛋通红,嘴角浮现出满足的笑容,美目却仍然紧闭着,全身还沉浸在高潮的余晕之中。乌果再往里面看了一眼,一个念头再脑中升起,脸上露出一个笑容,口中喃喃道:“明天,嫣然嫂子你就将是我的了,哈哈哈哈”


    第二天中午时,纪嫣然刚刚起床梳洗完毕,就见乌果匆匆忙忙的跑进来报告说离乌家堡不远的地方好象有敌人兵马调动的痕迹但他也不能确定,要纪嫣然前去看看好确定情况,纪嫣然听后也吃了一惊,她也想不到胡人居然会调虎离山之计,以前胡人只知道硬打硬碰,打得过就狂冲狂打,打不过就落晃而逃,毫无阵法计谋也因此项少龙才敢带领大军追击比他们多一倍有余的敌人,但如果这次胡人真的是调虎离山的话,就说明敌人一不是以前的那种蛮人了,现在乌家堡防务空虚,肯定当不住胡人的冲击,情况危也,但她又不能把这还没有确定的危机公开以免引起骚动,最好就是自己出城去把情况看清楚后再做打算。于是她跨上骏马和乌果急急忙忙的出城了,这可乐坏了后面的乌果多年的心愿终于得尝,乌果不禁安暗感谢上天各了他这么好一个机会,想以前还是铁卫的时候,多少兄弟在夜里为纪嫣然而失眠而手淫,甚至兄弟们中有人说如果让他干一次纪嫣然他立刻就死掉也值,但出于对纪嫣然和项少龙的尊敬和崇拜谁也不敢把内心的想法表露出来,而在私底下大家就无所顾及了。本来自己也不敢对纪嫣然无理的,但昨晚看到心中的女神手淫后才知道,女神也是有七情六欲的,而以前的那些念头一下子就涌了出来而一发不可收拾。看着眼前的蓝天白云和青草河流乌果几乎忍不住想大叫:“上天,我爱你。


    “不一会儿就到了乌家堡前方的那座小山了(当然是和大草原比起来是小,其实那也是一座比较大的一条山脉)。本来乌家堡坐落在这座大山后对敌方功城来说是一件相当有利的事,但胡人擅长马战攻击坚城对他们来说无意于自杀,所以当初建城的时候乌家高层把这地方选为基地的原因,而且有这么一座山在这儿挡着也不利于胡人的骑兵冲击。但现在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胡居然玩起了调虎离山计如果他们以这座大山为基地的话用上山上的木材建一批攻城工具,以乌家堡目前的空虚的后防,真不知能不能坚持到项少龙的援军回来,而且他的疲惫之师未必能打败擅长野战的胡人铁骑,这也是纪嫣然听到乌果的的报告后就出城了解敌情的原因。两人到了山脚的树林,树木显得比较稀疏,毕竟经过了好几年砍伐,他们一般把那种半大的树木砍掉然后种上小树,并把那种超级老树的枝桠砍掉,留下一条高耸如云的树干,使得阳光能够透进树林,以利于小树的生长这也是项少龙提出的再生资源保护法。


    乌果和纪嫣然把马藏了起来,然后乌果领着纪嫣然朝树林深出走去,走着走着乌果和纪嫣然之间以拉开几步的距离,这就变成了纪嫣然走在前面而乌果则落在了后面的情形,当纪嫣然走到一棵大树下时,一张埔猎用的大网突然从天而降把纪嫣然网了个严严实实,然后又收了起来,把纪嫣然吊在了半空中,纪嫣然不由大急口中叫道:“乌果,救我。”并用力挣扎,可她刚刚挣了一下旧晕了过去。这一切都是乌果按排的,乌果见一切都在自己的计画中进行,心中好不得意,自昨晚看到纪嫣然自慰,他就开始计划了,原来这地方有一种奇怪的动物当地人都把它叫单角鹿,其外形和普通的鹿差不多,但它们雄雌都在头顶长了一枝尖角,这角锋利无比,平时就是老虎和熊之类的猛兽也不敢轻易去招若它们,因为这种角鹿不但有锐角而且力大无比,更加怪异的是它们完全没有一般鹿的温顺其脾气凶暴无比一旦开始攻击就是至死方休,所以当地人也不敢招若它们,但其肉却鲜美无比,简直让人一想到它就垂涎三尺,乌家牧人有一次捡到一头脚鹿,那回家一试果然名不虚传,纪嫣然和乌庭芳称其为她所吃过的最美味的东东,乌家堡的人为博小姐欢心就大批的想抓这种脚鹿,可惜的是没有人有角鹿那么好的体力,它奔跑起来连乌家最好的马也追不上,而且有两次碰到一头角鹿也没抓到,在十多人围攻的情况下那两头角鹿安然而退,而且还弄伤了五批马和三个人,这三人回去后躺了两个月才能起床,其战况之惨烈可想而知,从此以后再没人说要去抓角鹿了,但乌果这小子很聪明知道不可力敌就设陷阱,也许是角鹿在林中自大惯了居然一点都不设防,角鹿有几次都中了乌果设下的陷阱可是它们仗着其先天的优势每次都化险为夷,就是被网住吊在半空中它也能用角将网划破逃掉,但它们也越来越聪明,以致陷阱越来越难引它们上钩,只有用网还能碰上几次运气,但也没抓住。后来乌果在肖月潭哪儿弄来使动物昏谁的药剂才抓住两头角鹿,而乌果也凭此成了乌家堡的大英雄,特受女人和小孩欢迎。


    昨晚乌果看了纪嫣然手淫就想到用抓角鹿的猎网对付武艺高强的纪嫣然。而纪嫣然也果然着了乌果的道儿。看着已经在网中晕睡过去的纪嫣然乌果心中暗暗得意,脸上也露出欣喜若狂的笑容,多年的夙愿终于得偿.树林里不时传来女子呻吟之声……“啊,啊,阿果,不要…………求求你,阿果,别插我…………不要啊,……”


    纪嫣然哀求着,但身上的衣裙还是被乌果给扒下了……乌果贪婪的窥视着眼前的绝辣美人,流着口水,盯着那一对肉弹和茂密的小森林……“嫂子,莫怪我,谁叫你平时总是装清高,对兄弟都冷若冰霜,我们早就想……”


    “阿果,不要啊……”乌果道:“哈哈,由不得你啦!嫂子,我来啦!”乌果把纪嫣然抱个满怀。纪嫣然突然被乌果拥入怀中,不禁“嘤!”一声惊呼,微力一挣,随即全身一阵酥软,便脱力似的靠趴在乌果宽阔的胸膛。纪嫣然只觉得一股雄性的体味直冲脑门,心神一阵汤漾,一种曾经有过的感觉,似乎很熟悉、又似乎很陌生的兴奋,让心脏有如小鹿乱撞一般混乱的跳动着。想当初,她把处女身献给项少龙时,就是这种感觉!脑海中却浮现出乌果和周薇欢好时的淫荡情节。淫水开始从阴道中流了出来,那种百抓挠心般的麻痒,有如千万条虫子在下体爬动着。因此她干脆也就不再反抗,顺从的接受着乌果的奸淫,就仿佛是在被项少龙爱抚一样!


    乌果拥抱着纪嫣然,胸口很清楚的感觉到有两团丰肉顶压着,纪嫣然激动的心跳似乎要从那两团丰肉,传过到乌果的体内,因而乌果清楚的感觉到那两团丰肉,正在轻微的颤动着。乌果情不自禁,微微托起纪嫣然的脸庞,只见纪嫣然羞红的脸颊,如映红霞,紧闭双眼睫毛却颤跳着,樱红的小嘴红润晶亮,彷佛像甜蜜的樱桃一般,乌果不禁一低头便亲吻纪嫣然。纪嫣然感到乌果正托起自己的脸庞,连忙将眼睛紧闭,以掩饰自己的羞涩,心想乌果此时一定正在观看自己,羞愧得正想把头再低下时,却感到自己的嘴唇被软软的舌头贴着,顿时觉得一阵晕眩,一时却也手足无措。乌果温柔地让四片嘴唇轻轻的磨擦着,并且用舌头伸进纪嫣然的嘴里搅动着。只见纪嫣然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双手轻轻的在乌果的背部滑动着,柔若无骨的娇躯像虫蚓般蠕动着,似乎还可听见从喉咙发出断断续续“嗯!嗯!”的呻吟声。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